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甘肃新闻> 正文

【甘快看】“敦煌女儿”樊锦诗:为了敦煌的久远长存

2024-01-20 19:41:26 智能朗读:

原标题:“为了敦煌的久远长存”(序与跋)

我与敦煌结缘始于毕业实习。想象中的敦煌,是一个超然世外的桃花源,谁知到敦煌一看,除了令人震撼的石窟艺术,走出洞窟,竟是满目荒凉,周围是戈壁沙漠,交通不便,环境闭塞,无电无水,喝苦咸水,伙食不好,生活艰苦。由于水土不服,我实习只进行到一半就离开了敦煌。没想到第二年毕业分配,又把我分到了敦煌。这一来,我竟然在敦煌工作生活了60年。

20世纪80年代初,敦煌文物研究所迎来了科学的春天。有鉴于敦煌莫高窟是珍贵的文化艺术宝库,在国内外具有极大的影响,保护、研究、弘扬工作任务繁重,甘肃省委、省政府作出决定,将敦煌文物研究所扩建为敦煌研究院。1986年,国家文物局决定将莫高窟申报为世界文化遗产,我负责撰写莫高窟的“申遗”材料。我学习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威尼斯宪章》等文献,又重新学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知道了保护的理念、保护的原则以及国际上的保护状况,也看到了莫高窟保护和管理的不足与差距,对我做好科学保护和科学管理起到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要做好莫高窟的保护,离不开科学技术。20世纪80年代,我推动敦煌研究院与国内科研机构横向合作,申请国家专款购买科学仪器和现代化设施,与国外专业科研机构开始合作科学保护,并合作培养科技保护人才。合作双方以“不改变原状、最低限度干预”的保护原则为指导,对莫高窟病害壁画和彩塑的制作材料、壁画颜料成分和胶结材料进行分析研究;掌握了泥质壁画地仗层的组成结构及物理化学性质,掌握了壁画多种病害的机理和原因;并研究筛选了针对不同病害修复的材料和工艺,建立起石窟壁画抢救性科学保护技术体系。随着科学保护的深入,我推动了以风险管理理论为指导,采用传感器和网络技术,为遗址保护、风险控制和管理提供依据和指导,建立起莫高窟监测和风险预控体系。敦煌石窟的保护工作由此进入预防性保护。

20世纪七八十年代,我曾做过莫高窟“科学记录档案”工作,在建档案和查旧档时对比照片,深知敦煌石窟文物在不断地衰变、退化,也深深忧虑这种持续衰变、退化会导致最终的消亡。20世纪80年代末,我得知图像数字化后储存在计算机中可以永远不变的信息,建议在莫高窟尝试利用计算机图形图像技术实现文物信息的永久保存。通过与国内外科研机构合作,敦煌研究院探索形成了一整套集图像采集、数据加工、安全存储和科学管理为主要内容的壁画数字化关键技术与流程规范,开展了敦煌石窟数字档案工程,提出了“永久保存、永续利用”的想法。目前,敦煌研究院已经建成了“数字敦煌”资源库平台,并将30个典型洞窟的高清数据在互联网平台向全球共享。

1998年,我接受了敦煌研究院院长的任命,认识到只有制定规划,才能保障莫高窟长远、全面、健康发展。敦煌研究院吸取国际保护世界文化遗产先进理念、先进原则,起草了《敦煌莫高窟保护总体规划(2006—2025)》。经过国家文物局审定,甘肃省人民政府正式颁布实施,为全面做好莫高窟的各项工作的管理,提供了具有专业性、权威性和指导性的依据和规范。世纪之交,我执笔起草了保护条例的草稿,提请甘肃省人大常委会制定、颁布《甘肃敦煌莫高窟保护条例》专项法规,明确了莫高窟保护对象、范围,规定了敦煌研究院的职责,及其保护、利用、管理工作应遵循的方针和原则;也明确了政府部门的职责。这部专项法规的制定和颁布,对莫高窟的保护管理起到了积极作用。

同样是90年代末,我们意识到构建敦煌文化遗产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刻不容缓,应在商标、著作权、专利等知识产权所涉及的诸多领域进行全方位的保护,提出了文物保护一定要明确知识产权保护的建议。2003年颁布实施的《甘肃敦煌莫高窟保护条例》明确规定:“敦煌莫高窟保护管理机构对敦煌莫高窟文物和科学保护技术的研究成果,以及由其提供资料制作的出版物、音像制品等,享有法律、法规规定的知识产权。”

进入新世纪,适遇西部大开发,旅游大发展,莫高窟的游客超速递增,如何平衡石窟保护和旅游开放,这是我遇到的又一大难题。经过反复思考和探索,我认为要本着对文物和游客同样高度负责的态度,突破以往游客只是单一参观洞窟的老思路,做好文物保护和旅游开放的平衡发展。为此开展对莫高窟日游客承载量研究,对开放洞窟的游客数量、流量和窟内微环境变化常年实时监测,确定莫高窟日游客最大承载量的科学依据。实施“总量控制、网上预约、数字展示、实地看洞”的旅游开放新模式。为提升游客参观体验,建设了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既保障了洞窟文物安全,又满足了游客参观的需求。

我是双肩挑的干部,前后做了40年的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工作。尽管没有大块的时间和精力专心做业务,只能挤时间,利用难得的周末和业余时间考察洞窟,看书,查资料。我写的敦煌学的文章不多,主要写了一些石窟分期断代、壁画内容考证的文章,编订了多卷本《敦煌石窟全集》考古报告分卷规划。2011年,由我主持编写的多卷本记录性考古报告《敦煌石窟全集》第一卷《莫高窟第266—275窟考古报告》正式出版,为敦煌研究院继续编写各分卷奠定了基础,第二卷《莫高窟第256、257、259窟考古报告》也即将出版。

敦煌莫高窟的保护、研究、弘扬和管理工作,是一项艰巨、复杂、富有挑战性且永续的事业,我有幸成为这项事业的亲历者。文集中收录的一些篇目谈不上是什么治学,有些只是粗浅的感悟、思考和介绍而已,希望能给诸君留下一些可供参考的资料,恳请给予批评指正。

责任编辑:车丹清

来源: 人民日报客户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