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甘肃新闻 正文

“娃呀!妈妈等了你40年”

2017-12-25 00:00:00 智能朗读:

谢保明(右)与母亲(中)终于团聚了

谢保明(右)与母亲(中)终于团聚了

    12月23日下午1时许,49岁的谢保明风尘仆仆地从山西太原乘高铁抵达天水南站,与前来接他的大哥和“宝贝回家”甘肃志愿者们一同,乘车向阔别40年的家乡——甘谷县新兴镇颉家庄村驶去。9岁坐火车迷路,稀里糊涂到了太原,如今快50的人了,才找到家人结束了“孤儿”身份。一路上谢保明难掩激动的心情,他眼含泪水望向车窗外沉默不语,一颗心早已飞向家里的老屋,飞到了母亲身边。

    1、 40年我哪都不敢去,就怕儿子找回来屋里没个人

    下午3时许,天水甘谷县新兴镇颉家庄村,上百名村民将村口围得水泄不通,大家一传十,十传百,都知道谢家丢失40年的儿子谢保明今天要回来认亲。谢保明走下车,看到来了这么多人很是意外,同时又觉得分外亲切和感动。他目光在人群中迅速搜索着,一位白发苍苍的大娘,在乡邻们的搀扶下,急切的目光也正向他这儿投来,一旁的大哥说:“那是妈妈,今儿天没亮就起床盼着你呢。”一股热流涌向眼眶,“妈……”谢保明快步上前“扑通”一声给母亲刘板娃跪下,母子俩抱头痛哭。周围许多人都被这感人的一幕打动,默默擦拭眼角的泪水。

    众人簇拥着娘俩向老屋走去,一路上母亲紧紧拉着谢保明的手说:“娃啊,你走丢时9岁了,也记事了,咋就不知道回来,这40年我哪都不敢去,就守着这老屋,怕你找回来屋里没个人。”走进院子,正房屋檐下一条“娃啊,妈妈等了你40年”的红色条幅再一次打动了现场所有人。刘板娃告诉记者说:“保明刚丢的头三年,全家人也曾四处寻找过,后来眼看希望渺茫,也就放弃了,但我内心里一直没放下这事,他爸去世时也多次念叨保明,带着遗憾走了,今天娃能回来,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我真是太高兴了,这下我也能给他爸有个交代啦。”

    2、 9岁娃偷扒火车离家出走流落他乡40年

    据谢保明回忆说,走失大概在1978年的6月,那时他9岁左右,想跟村上几个大点的孩子坐火车去外地打工。因为年龄太小,人家不带他,于是他一个人偷偷上了另一辆火车,在车厢里玩了一会就不知不觉睡着了,一觉醒来,就到了兰州火车站,睡眼惺忪的他突然发现自己找不到家了。年幼的谢保明惊恐万分,在兰州火车站四下里乱走,遇到好心人询问时,他充满戒心也不搭理人。流浪五六天后,他又扒上了一列拉煤的火车,当时他想,只要上了火车,就能回到家了。可这列火车却将他带到了山西太原。到太原不久,他被警察送到收容所,一年后又转到了太原福利院。

    谢保明说:“我小时候记性差,语言表达能力也不行,仅知道自已是天水人,家具体在哪却说不清楚,只记得村子后面是山,山上有人开采石头,村子南边有铁路,铁路南边是河。村子东边方向有个大火车站,西边有个小火车站,从家里步行到小火车站大概半小时左右。”在那个年代,信息还不通畅,因此,谢保明在太原福利院一呆就是9年,直到18岁福利院给他找了份工作才离开。这其间,谢保明唯一的念头就是找家。工作一年后,他怀揣1000元钱回到天水,他记得有个二姨在天水皮鞋厂,他找过去,却说不出二姨的名字。在皮鞋厂附近徘徊了3天,被几个小混混盯上,将他身上的钱抢走了,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先返回太原再作打算。之后,随着成家,孩子出世,工作家庭的忙碌,只能让谢保明暂时打消找家的念头,打理好眼前的生活。

    3、 “宝贝回家”志愿者伸援手“走丢孩子”40年后找到家

    转眼到了2017年,谢保明离开家乡已经近40年了,当年那个9岁的顽童,如今也已是年近五旬的人了,细细想来,竟还不知道自己的家在何方,更不知道自己的亲人这些年过得可好,老父老母是否健在,这让谢保明内心时时感到一丝悲凉。找家的念头在谢保明心里越来越强烈,在家人的支持下,他决定在“宝贝回家”寻亲网站登记找家。

    也许对家的思念太深,儿时的记忆反倒越来越清晰,谢保明说,他的家应该是在甘肃天水市一个叫谢家庄(村)的地方附近,离县城不远,父亲叫谢牛,大哥叫谢天明,自己排行老三叫谢保明,四弟叫谢福明,二哥和母亲的名字忘了。

    “宝贝回家”志愿者“东子”与谢保明联系后,于2017年5月21日凌晨发布了寻亲帖,一小时后,志愿者“风的传说”就在网上搜索出了天水市甘谷县新兴镇谢家庄村,并将搜索出来的地图做了详细标注后跟帖。经过甘肃群志愿者的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谢保明的家应该就在甘谷县谢家村和颉家村。6月7日一大早,志愿者们来到甘谷县新兴镇颉家庄村,得知本村有一户姓谢的人家与谢保明提供的信息高度吻合。志愿者找到了疑似谢保明的母亲刘板娃,在与老人交谈后,几乎所有的信息全部吻合。

    刘板娃如今已是77岁的老人,当年三儿子失踪后,全家人四处寻找无果,最后也只能无奈放弃。40年过去了,家里的三个儿子都陆续成了家,曾提出接母亲与自己同住,可刘板娃不愿离开,她怕三儿子有一天回来,看到空空无人的老屋,会再度离开。当志愿者为刘板娃采血时,她连声说:“够不够,不够再多采点,我身体结实着呢。”刘板娃的血样寄往网站的同时,山西志愿者也联系上了谢保明,为他采集血样,寄到了“宝贝回家”远在吉林的总部。

    几个月后消息传来,谢保明的血样与刘板娃的血样比对成功。12月19日晚上8时,“东子”拨通谢保明的电话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电话那端,谢保明急切地问:“妈妈还在吗?爸爸呢?兄弟们好吗?”仿佛要将40年的思念一股脑倾泻而出。这边,当刘板娃得知三儿子23日要回来认亲时,白天吃不下饭,夜里只眯一小会,扳着指头算日子,盼望着团聚的时刻。谢保明接受采访时说:“非常感谢‘宝贝回家’网站的志愿者们,是他们的无私奉献和辛勤付出才有了无数家庭的团聚,往后我要好好孝敬母亲,努力弥补这40年失去的亲情,让自已的后半生不留遗憾。”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