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元旦小长假首日火车票今起开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周边新闻 正文

金朝皇族完颜氏隐居泾川800载

http://www.lzbs.com.cn    2015-12-14 00:00:00 作者: 来源: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

隆重的祭祖典礼(资料图片) 金兀术纪念碑(资料图片)

隆重的祭祖典礼(资料图片)

 
金兀术纪念碑(资料图片)

    平凉市泾川县在金朝时属于完颜宗弼(金兀术)的经略地,金兀术之子完颜亨被海陵王完颜亮诛杀后,族人将其尸体运到此地安葬。80年后,金朝灭亡时战死的末帝完颜承麟,也被臣子们安葬到这里。于是,先后两批“守陵人”及其后裔在泾川定居,至今已有近八百年的历史。

    一个因“完颜”而得名的村子

    完颜村地处泾川县王村镇,距离泾川县城8公里左右,因全村多半人姓完颜而得名。据泾川县博物馆馆长魏海峰介绍,完颜村姓完颜的共有1000多人,加上外迁的,泾川全县姓完颜的总共有4000多人。目前的完颜氏宗祠是在2004年新修,为了体现女真民族特色,村民还特地请人用满文书写了“完颜宗祠”牌匾。

    完颜宗弼(金兀术)是女真崛起史上一位文韬武略兼备的卓越军事统帅,他一生致力于吞并南宋,多次率军南侵,不仅利用南宋宰相秦桧除掉著名将领岳飞,迫宋称臣,而且对内铲除主和派将领,独掌军政大权,可谓功高盖主。与之相伴的则是金廷内部对他的忌惮,尤其是当他去世后,这种猜忌和排挤殃及子孙,真是英雄难料身后事。

    金统治泾州地区110年,这里曾是完颜宗弼的经略地。完颜亨死后,其族人深惧完颜亮的进一步加害,就偷偷护送着其尸体来到宗弼旧部治理下的泾州,在今泾川县王村镇一带,选择了一方风水宝地予以掩埋,并以守陵人的身份从此定居泾川,并世代繁衍,至今已有近800年历史。

    经过800年和汉族交往通婚,完颜氏已经彻底融入了当地,成为泾川土著。不过,和其他汉族村落相比,完颜村还是保留了自己的一些特色。

    在每年农历三月十五完颜氏祭祖的日子,除了举行放马、放神鹰、放仙鹤等明显带有东北女真民族痕迹的仪式外,还会祭黄绳。据当地村民讲,“黄”即“皇”,黄绳是“皇神”的谐音,祭黄绳暗含了完颜氏的皇族血统。完颜氏祖先的“影”(完颜宗祠内完颜家族世代祖先遗像,被当地人称之为“影”)。“影”上有金国的开国之君完颜阿骨打(完颜旻),有迁都燕京开创北京800年建都史的海陵王完颜亮,有号称小尧舜的金世宗完颜雍,也有只当了一个小时皇帝的金国末代之君完颜承麟,其中位于遗像最显眼位置非金朝皇帝,而是当年岳飞北伐的主要对手金兀术——(完颜宗弼)。也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会被请出密祭,祭后密藏。

    2004年,完颜族人首次举行公开祭祖活动,很多隐秘的古老风俗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个位于西北泾河之滨的村落。也是在这一年,完颜村的村民首次参加了黑龙江阿城举办的“金源文化节”,这里曾经是当年金国的都城上京会宁府。

    金兀术后裔的“三大禁忌”

    这个神秘的地方,被誉为目前国内最大的完颜氏聚居地——泾川县王村镇完颜村,山上是党原乡完颜洼村,附近还有完颜井、完颜桥、完颜马场等,均以完颜命名。然而除了这些地名或建筑遗存外,族人们至今依然守护着女真完颜氏的家族遗训和文化习俗,据魏海峰介绍,完颜氏在生活中的“三大禁忌”习俗,与其家族历史有着密切关系。

    一是不观赏与岳飞有关的文艺作品。金兀术和岳飞分别是金朝和南宋的主战派代表人物和战争一线的指挥官,将遇良才,各为其主,虽然他们在战场上互不相让,征战多年,且岳飞在南宋朝廷的内部斗争中作为悲剧角色惨遭杀害,但却给完颜族人留下了深刻的战争记忆,岳飞从而被完颜家族列入禁忌之一,他们至今不读、不听《说岳全传》等文学著作,不唱《草坡面礼》、《八大锤》、《反徐州》等有关岳家将的秦腔戏,不看与岳飞有关的电影作品。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一家秦腔剧团在当地赶庙会,因不知其禁忌演出反映岳飞在朱仙镇(今河南开封西南)诛杀金兀术数千铁骑的戏曲《朱仙镇》时,被完颜族人上台阻止,差点酿成肢体冲突事件。

    二是恪守同姓同族不通婚祖训。完颜亨是金兀术之子,完颜承麟是金兀术曾孙,二人为叔祖和侄孙关系,都是金兀术的直系至亲,他们的族人在当时大多未出五服,因而留下了同姓同族之间不得通婚的祖训,其后人恪守至今。

    三是外姓人不准进完颜祠堂。完颜氏之所以避居泾川,除了这里曾为金兀术经略地之外,与处于中原以远、西北一隅的地理环境不无关系。特别是明代以后,汉人重建朝政,泾川地区由原来的民族杂居区逐渐变为以汉人为主的聚居区,审慎的完颜族人为避灾祸从而不许外人进入完颜祠堂。“文革”期间,绘有世代祖先遗像的“影”被密藏,只有除夕夜才由家族宗长主持举行全体族人参与的秘密拜祭祖“影”仪式,祭后密藏。

    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文化旅游产业的兴起,从2004年完颜氏开始公开祭祖,外人不许进入祠堂的禁忌从而成为过去。 兰州晚报记者常舒清

分享到:

兰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或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社和兰州新闻网所有。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并且不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兰州新闻网联系。

  • 精彩图片
  • “妈妈,查煤的人又来啦!”

  • 1号线一期工程盘旋路站主体结构封顶

  • 多举措管控燃煤木柴污染

  • 靖远路街道整治环境卫生

  • 真新鲜!机器人当店小二

  • 暗挖隧道左线贯通

  • 宝贝,生日快乐

  • 原来,我们喝的自来水是这么来的!

  • 推荐
  • 购物
  • 热门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媒体公约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