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艺术|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媒体聚焦>金城评论> 正文

■议论纷生 论文很重要但不能成为决定性指标

2021-03-04 09:04:48 智能朗读:

最近,清华大学校长邱勇的讲话在社交平台刷屏。“2020年,没有一个清华学生因发表SCI论文数量不够,而无法申请学位”,邱勇说,以后在清华大学,学生申请学位答辩,教师提交参加学术评价申请,都不数论文,也就是不以论文发表数量为依据。邱勇还表示,大学不能把学术权力交给期刊的编辑和审稿人。

按说,这本来只是清华大学一个校内政策的调整,但这段讲话短视频最近两天却在社交媒体上热传,引发众多关注。

看到这篇新闻,小马飞刀想起了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饶毅10多年前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提醒年轻人 何时SCI害你?》,文中说:“没有哪个体面的科学、教育机构应该关心各个杂志引用率每年的消长,如果哪个学生在这样的机构,为了自己的前途,应该想方设法逃跑。”并说:“在自己履历上注明每篇论文所发表的杂志的SCI分数,有些还标明自己论文的引用数,这样写履历的人,如果寄到我熟悉的机构(如王晓东所在的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和我所在的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来,只会徒增笑料,降低被面试和录用的可能性。”“我们多年参加美国一流机构的教授招聘,从来没有见过体面的科学家列出SCI。”随后他又对这篇文章进行了一些补充说明:“这个提醒,对年轻人申请美国大多数中等以上的机构适用,在中国有些单位适用。”“当大家都不懂科学内容的时候,也找不到有公心、客观提供评判意见的专家的时候,用SCI比任人唯亲的标准要好。”

小马飞刀以为,将论文当作学术评价机制本无可厚非。在全世界任何国家和地区,科技界、教育界、学术界没有不重视论文的。西方学术界有谚“Publish or Perish”(要么发表,要么死亡),可见其重要性。但我们的问题是,一个“唯”字,意味着论文至少是衡量科研人员毕业、职称、奖金、课题的决定性的指标,间接意味着除论文以外的其他工作,即使不是可有可无,也肯定不是那么重要。于是,围绕论文发表出现了无数怪象。早就有学者和媒体测算过,论文买卖的生意在中国每年早就超过了10亿元。如果科研人员固守“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学术标准,恐怕得饿死。要想系统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在思想观念、评价管理、运行机制等方面都走出“唯”的死胡同。有效缓解唯论文造成的各种不良后果,有效且正确的途径,应当是真正引入专业评价,建立第一方、第二方、第三方同时发挥作用的多主体专业评价,多方相关印证和监督,整体形成良性的评价生态,从而系统、可持续、彻底解决“唯”的问题。前不久,教育部印发的《关于破除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意见》就提出,不得把SSCI、CSSCI等论文收录数作为教师招聘、职务(职称)评聘、人才引进的前置条件和直接依据,无疑起到了积极的引导作用。只有建立了多元专业评价并真正让它发挥作用,这个问题自然会退出历史舞台。

小马飞刀

来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