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正文

杂说虎头鲨

2022-12-07 11:37:43 智能朗读:

虎头鲨的名字很霸气,身体却很短小,一般的长约在两根牙签左右,由于生长缓慢,所以超过一支笔长度的虎头鲨很少见,能卖上高价。当然现在普通的虎头鲨也贵,是宴席上的大菜。汪曾祺所言的虎头鲨是贱鱼,不能上席早是猴年马月之事。

汪曾祺说虎头鲨是贱鱼,并不代表他不爱吃虎头鲨,汪氏写过《虎头鲨歌》,开头两句为“虎头鲨味固自佳,嫩比河豚鲜比虾”。虎头鲨的确肉很嫩,但那身黑褐色斑纹的外表,摸上去很粗糙,有“粗皮”的包裹,才有“嫩肉”,如柔弱之虞姬在西楚霸王账下得到保护。

虎头鲨嘴大且宽,挑开其扁嘴能看到细密的小牙,这一点倒是很对得起它的名号的。虎头鲨空有武将相貌,头大无脑,有“虎头呆子”之称,它喜欢栖身近岸的水草石隙当中,潜伏下来,就很少活动。乡村的孩子们便利用它这一特性,取两只瓦片凸处朝外一合,里面填充入稻草,外面用绳子绑紧,有瓦的一头沉入虎头鲨出没的河中,绳子一头系在码头墩上,经过一夜,白天捞上来时,多半是能看到几条虎头鲨躺卧其中的。这样的方法近来不太适用了,究其根源不是虎头鲨变精明了,而是它们数量少了。

野生的少了,人工养殖的虎头鲨就出现了。当今食物虽非昨日之味,但价格却也要超过很多淡水鱼,因贵,百姓疏远了与它的距离,一年难得几次买它食用。家常味道,定是由寻常食材烹饪,少了寻常,就没了家常,烟火气里必然失了朴素的情愫。

以前我是吃过不少虎头鲨的,我父亲喜食虎头鲨,母亲常买回入菜,无论红烧还是煨汤,虎头鲨的汤汁都鲜美异常,极下饭。虎头鲨吃起来不麻烦——它的卡刺不多,“粗皮”历经烧制,成了“细皮”,于是连皮带肉,虎头鲨就转换为“细皮嫩肉”了,这样唤起味觉征服欲望的颠覆,似乎和代表反叛精神的西方嬉皮文化保持了一致,故在口感报告上也可写作“嬉皮嫩肉”。

有一次,我和朋友到淮扬菜馆吃饭,他点了一道“炒鲨鱼片”,我开始误以为是海鲜,上桌后一看,嗐!原来是炒虎头鲨鱼片。我这一恍然后的惊叹,与汪曾祺当年得知“塘鳢鱼就是虎头鲨”后的感慨可能相似。

虎头鲨或是别名最多的淡水鱼了,它另有沙鳢鱼、蒲鱼、土步鱼、杜父鱼、土才鱼、土憨巴、土狗公、桃巴痴、孬子鱼、癞蛤蟆鱼等十多个名称,不同地域,不同叫法。水土实在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李晋

责任编辑:王旭伟

来源: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