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正文

陈新民:歌起舞起 ——八十年代校园散忆

2022-10-11 15:48:20 智能朗读:

不能设想,八十年代大学校园的精彩,可以没有踏歌起舞。西北师大如是,各地大学何尝不是?

沐浴着新时期晨光,青春岁月总有歌声相伴。

我们油画班有几位同学往返教室宿舍,且歌且行是必有“节目”。临近宿舍楼下,歌渐不闻声渐悄。为什么?我们美术系和音乐系同住一栋宿舍楼。楼上歌手如林,谁无自知之明,还来班门弄斧?

1979年初夏,学校在电教馆专门给两个系师生放了一场内部电影《彩云追》。走进小放映室前,我被音乐系同学喊住:“听说插曲很棒!很棒!分个工怎么样?我们录谱,你们美术系记歌词。”

邓丽君的歌,像是耳鬓厮磨的倾诉,还用得着逐字逐句笔录?只听一次,便深深铭记:

“不知道为了什么,忧愁总围绕着我,

我每天都在祈祷,快赶走爱的寂寞。

千言万语,随浮云掠过……”

却原来,歌可以唱得如此温柔熨贴,一声声,一句句,一字字,直抵人心底最柔软的部位,像暖风无形拂动,像清泉有意沁润,不知不觉化解了“高腔硬调”的禁锢,让你生发对美的别样向往。

电影结束,放映室灯一亮,我现场交出歌词,他们拿出曲谱,齐了。    

很快,邓丽君的歌,传遍校园,飞出校门,响彻大街小巷。一时间,路上行者手提的黑匣子录音机,十有八九在播放邓丽君的歌曲。

邓丽君的歌,伴随过八十年代大学生的激情岁月,唱响在一去不复返的往昔。今天,仍不时回荡在已经不年轻的心里。

从大漠边缘走进省城以来,我看过的最好舞蹈,是大二那年全校庆祝5.4青年节晚会上,体育系同学表演的集体舞《花儿与少年》。舞蹈语言的设计,充分发挥体育健儿的肢体优势,律动活泼,节奏明朗,酣畅淋漓地表现青春,赞美爱情,引发经久不息的掌声,观众席时而响起阵阵喝彩。台上台下互动,晚会高潮频现。

听那伴唱:“阿哥是山巅红太阳,妹是才开的白牡丹……”

红太阳?红太阳一直是专用形容词啊!居然可以用来赞美情郎阿哥?是不是从今往后,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红太阳”?

呼唤个性解放的校园艺术,当然少不了迪斯科。

起先,迪斯科被称为摇摆舞,与靡靡之音(包括邓丽君的歌)一道,遭到严厉批判甚至查禁。因为阻力的存在,反而激发了艺术生命的强劲,劲歌热舞风起云涌,校园从此不再平静。

是的,此前从来没有哪一种舞蹈,哪一种音乐,如此强劲、豪放,迅猛地点燃激情,释放活力,宣泄苦闷,张扬自我。舞者是音律艺术的欣赏者,更是动态艺术的表现者。不长时间,迪斯科乐舞在西北师大校园广泛传播。最初那一拨狂热舞动者里,少不了美术系同学的身影,包括我。

十年后,省直机关举行迪斯科大赛。我获得铜奔马奖。获奖不久,我即去农业县供职,从此,远离了迪斯科……

四十年后,同窗们再聚会,谁个吼起《梦中的妈妈》、吼起《热情的沙漠》,大家会抖肩扭胯,聊发一气少年狂,忘忧亦忘情,风雅得可以!

记得七十年代的最后一夜,水塔山下,新近落成的音乐系排练厅里,音乐、美术两个系举行迎新舞会。起初,我们只是愣愣地看人家翩翩起舞。很快,有人把我拽进舞池:“班长要带头!今天给你扫(舞)盲。”

音乐系师生的专业伴奏,把舞者和观众引入了前所未有的,华贵富丽、灿若舒锦的艺术天地。

我不了解甚至没有听过他们演奏的那些外国名曲。我非常熟悉《送你一支玫瑰花》、《达坂城的姑娘》、《在那遥远的地方》。大地封冻的岁月,知青间偷偷传唱的 “黄色歌曲”,竟可以表现的如此妙曼!如此堂皇!在璀璨的明光里,在神圣的殿堂中,真切地感受着“七九河开,八九雁来”的喜悦。

新年钟声响了,踏着青春舞步,我们迈进八十年代。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