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正文

月明荞麦花如雪

2022-10-09 08:32:33 智能朗读:

“立秋”后,庄稼日渐成熟,高粱遍地红,谷子垂下了头。而这时,荞麦才刚刚下种,整整晚了一季呢,像周云蓬写的歌:鱼忘记了沧海,虫忘记了尘埃。

荞麦,是否忘记了季节呢。

没有。荞麦本性喜欢秋凉。等你们大家结籽的结籽,坐果的坐果,收获的收获,好,我出场喽。秋风飒飒,秋露凉凉,整个儿一个跑步出发、奋起直追的好时机。

起步晚的荞麦,深知时间紧、任务重,一出发就紧追慢赶:播下三天,就发芽;十天左右,就抽杆;一抽杆,就开始发花。一株荞麦,一边往高处长杆儿,一边往繁密处开花。农人说,这叫顶着花儿长个儿,两不误。

一边开着花儿,还一边结着籽,必须赶在霜降前收获啊,一点不敢耽搁。

荞麦苗长到两三寸,会分出枝节来;红色茎秆,泛着油光,温润如玉;它们横生斜长,婆婆娑娑,仪态妖娆。南宋诗人朱弁在《曲洧旧闻》中说:“叶绿、花白、茎赤、子黑、根黄,亦具五方之色。”荞麦如此和谐地将五方之色集于一身,是苍茫大地的宠爱吧。这种在一年里最后播种、最后收获的五色之粮,是秋天留给人间的一份别致礼物。

最富诗意的是,荞麦开花。

荞麦花,五瓣,白似雪,花蕊处一层淡淡的红;花药上也抹了一点,是略浓的淡红。这一抹、一层淡淡的红,像胭脂;胭脂煮一煮,烘一烘,就显得暖了吧。可是,没。更清凉了。那抹红,只是一层若有若无的霞,浮起来了。风吹白茅起鳞纹,也吹拂一坡的荞麦。胭脂红的腮,一晃,就别过脸去,轻轻地,蝶落。

说来,四季里的花,各花各妙:梅得个瘦,樱得个薄,梨花得个轻,桃花得个俗,海棠得个浓,紫藤得个繁;而荞麦花呢,得个凉。

黄昏夕照,荞麦簪花,像末世里一折繁华。它丝毫不理会渐渐寒凉下来的季节,吹着秋风,顶着白露,开得苍苍茫茫。

一坡荞麦,摇曳出一场空灵散漫的雪事。

“独出前门望野田,月明荞麦花如雪。”这是白居易的诗。山空人静:一坡静闲的月光,半山散漫的荞麦,白遇到了白,白融到了白里,没有界限,浑然一片。银碗盛雪,荞麦花的坡地,就是碗;飞扬的月光,就是雪。它们互相辉映,有一种说不尽的禅意。

据说,荞麦,痴恋月色,恋得不是一般般。北宋陈师道在《后山丛谈》中说:“中秋阴暗,天下如一。荞麦得月而秀。中秋无月,则荞麦不实。”你看你看,荞麦拗起来,如任性的小女子:月亮哟,你不来,我就不开花,不秀穗,不结籽。

人生一世,庄稼一秋,这光阴,这季候,不仔细点、讲究点怎么行?再说,荞麦也不是穷讲究,夜有月光,昼必有阳光,它短暂的生长期必须有充足的光照。

生命如此短暂,抓紧所有的时光,心向光明,充实自己。

和荞麦花一道,旺盛在秋凉里的,有菊花。秋风里,它们在眺望。一个望的是尘世,一个望的是世外。菊坚持到不能再坚持的时候,收拾起复杂的心情,隐去了;而荞麦修炼到老,一头扎进了尘世的烟火。它不会书生意气地抱香枝头死,而是孕下沉沉的籽粒,涵蕴一味清凉,去度化尘世的炽热之心。

荞麦籽粒呈三角形,所谓“三片瓦,盖个庙,里面住着白老道”。荞麦味甘,性凉,寒,无毒;可全草入药,治高血压、视网膜出血等。元代《王祯农书》里道:“治去皮壳,磨而为面,摊作煎饼,配蒜而食。”当然了,我们也可碾出荞仁熬粥啦。

老家人爱说:“一颗荞麦三道棱,一个人,一个命儿。”是啊,人各有命,就说荞麦吧,它生命周期这么短,不也照样活出了诗意,活出了烟火丰茂吗?

□米丽宏

来源: 兰州晚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