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正文

一路桂花香

2022-09-28 08:45:46 智能朗读: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桂花怒放的时候,细细碎碎的幽香,清可绝尘,浓能远溢。

相较于春花的妩媚,夏花的烂漫,冬花的冷傲,桂花则平凡许多。她就如一个洗尽铅华、素面朝天的女子,不愿抛头露面,不屑争芳斗艳,只自顾自活得率性,开得纯真,香得洒脱。

生于北方,儿时并未见过桂花,但无数个月朗星稀的夏夜,在庭院的葡萄树下,我听着蝉鸣、蛙鼓,闻着花香、草香,看奶奶手中一把破旧的芭蕉扇摇起一幅幅美妙的画面:嫦娥、广寒宫、玉兔,还有那棵永远砍不断的桂花树……那时的桂花,仅仅是一个引人入胜、遥不可及的神话故事,开在月亮之上。

后来,读的书多了,我知道月亮上并没有桂花,但我却发现她开在诗文中——“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昨夜西池凉露满,桂花吹断月中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一夜桂花何处落?月中空有轴帘声。”……那一串串经过诗人奇妙组合的文字,仿佛携着幽幽的清香,带着无限情思,深嵌于岁月,芬芳了心田。

后求学于江南,学校宿舍的窗外有两棵高大的桂花树,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桂花,缕缕清香,令我神清气爽,更入鼻难忘。与她朝夕相处,我读懂了“桂花留晚色,帘影淡秋光”的情景,也读懂了“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的意境。于是,有高大的桂花树作伴,人影绰约,书香阵阵,花香浮动……成了我执着的追求。

所以,我一直生活在一个长满桂花树的城市。幽寂的小公园,喧嚣的大马路,单位的主干道,小区的绿化带……桂花树就那样安静地伫立着,看蓝天之上的白云,或卷或舒,或浓或淡;看红花谢了芳华,看绿叶枯了容颜……她风霜无惧,宠辱不惊,只专心致志地散着独特的香。

桂花虽香,却不易久存,只要一阵秋雨,花便落了大半,香也随之消逝。所以,南方人总喜欢小心翼翼地将桂花收集起来,而后做成桂花糕、桂花糖、桂花藕、桂花茶……以此来留住她们的香。

在对口帮扶的村里,我见识了桂花的另一种“香”——各家各户的菜式虽都是寻常食物,但每一道里都少不得桂花。当地有“月月桂”,也就是不用等到秋天,月月都有桂花开、有桂花食。我刚去那天,正好赶上村里“打桂花”。他们举起一根根长长的竹竿,围着桂花树一顿敲打,细细碎碎的花,便从绿叶间急忙忙落下,好似一阵花雨袭来。

当地人喜欢用新鲜的桂花做吃食:桂花炒肉、桂花豆腐、鸡蛋桂花饼……实质上桂花并不是主角,但任一道菜若少了它,仿佛就失去了灵魂。

令我最为欣喜的,莫过于那坛桂花酒。在当地,酿桂花酒是秋天独有的传统。他们先将鲜桂花浸成桂花露,之后渗入白酒醅酿,最后再入坛密封上两三年,便成佳酿。在一些重要的节日,乡亲们会在路口的桂花树下设宴──而主角,一定是一坛几年前酿的桂花酒。

当桂花遇到酒,那种香,是一种不可言喻的香。或许,那种香是一种想抓又抓不住的味道,仿佛不真实,但只要你闻过,却成了生命里抹也抹不掉的气味,永远地留在了记忆里。

我忘不了自己走过的、那些满是桂花香的地方,更忘不了吃过的桂花馔,读过的桂花诗,饮过的桂花酒……

□马庆民

来源: 兰州晚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