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正文

天赐之梨

2022-09-26 08:49:47 智能朗读:

在这个炎热难耐的初秋,接受一次苍天的沐浴,是一次多少幸运又痛快淋漓的事呢……我仿佛听见有声音说,天凉好个秋,到田野里去,亲近自然,沐浴自然,享受自然!

早酥梨,一年中最早成熟的梨子能采摘了。开上电动车,乘着傍晚天凉,去大渠边的地里摘早酥梨。其实,梨子如果再等半月左右摘,酥脆香甜爽口程度一定比现在更好,只是那树顶的梨子太稠,在这伏天一天一个样,长得特快,看那一条小指粗的枝上挂了四五个拳头大的梨,再不摘,眼见就要压折枝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大些的果子摘了吃,小的等长大再摘。

去梨园的路上,看东方天空有一团灰云翻涌,而西天之上,夕阳余晖,景色正美。这西边红霞东边云的天气,想来不会下雨吧。

傍晚的果园,恬静幽雅,一望无际的青翠梨树,恍如绿色的海洋,清新秀丽,景色迷人。梨子明显比前些天又大了许多,丰硕的果实沉甸甸,摇摇欲坠,透着丰收的喜悦。然而没想到的是,刚刚搭梯上树,摘了两筐早酥梨,唰唰雨点便落了下来,赶紧下梯站到树下,就听见梨园非同一般的雨声响成一片。此时的雨声如高亢激昂的交响乐,每个雨点打在树叶上,都会有清脆悦耳的声音,无数雨点在树叶的琴键上奏出急密、声势浩大的天地大音。雨越下越大,雨线在风中飞泻,雷声沉沉,骤雨来临,磅沱之势在天地大幕上演,梨园成了雾蒙蒙一团。虽然有树叶庇护,但暴雨还是将人浇成落汤鸡。在这燥热的天气,一场不期而遇的雷阵雨正在驱赶暑热。此时虽然浑身湿透,居然一点不感觉冷,反倒有燥热之躯沐浴之后的清凉舒爽。

雷雨来得猛,去得也快,十来分钟,雨打树叶之声渐渐稀疏,夕阳照在雨洗刷过的墨绿洁净的树上,叶尖的水珠闪着晶莹的光。长着小草的地面湿滑不说,低洼处汪着清亮的积水。梨子看来摘不成了,只好将两筐硕大翠嫩的早酥梨装上电动车,准备打道回府。就在这时,“腾”的一声,一个大大的早酥梨掉在树下,这梨子显然是实在撑不住了,或者是在等着与我相遇。这样自己掉在地上的意外之梨,兰州人叫“跌果”。至今在兰州乡村还是城市,“拾了个跌果”,还是人们常用的口头禅,有无功而获利之意。千百年来,兰州人居住在黄河两岸,种梨为生,梨文化渗透在生活的每个细节中,像兰州八景之一的“梨苑花光”,是兰州早春的一道盛景,踏青的盛事。走了个庙滩子,吃了个吊蛋子。兰州热冬果、软儿梨、吊蛋子等,在兰州人生活中,是不可或缺的元素。秋天听见“跌果”声,果农会条件反射一样去看看,摔在地上的梨子成了四瓣,捡起来擦去蹭上的青草叶和泥土,这天降的跌果就是天赐之果,自然裂开,自然也是最好吃的美食。

我停下刚刚起步的电动车,循着那“腾”的一声所在之地望去,一颗硕大的、翠绿的、刚刚淋过雨的早酥梨正横卧在地,挨着地的半个果子已经破碎,拿到手中,还流淌着清香的果汁。我拿湿淋淋的手剥去跌碎的那片果片,看见白白的果瓤新鲜诱人,不加思索,我就将破梨送进口中,美美咬一口,汁液四溅,滴滴答答溅在衣服上,落在地上的青草上,早酥梨的早、酥、脆、嫩、甜、香等各种感觉通过唇齿,直扺胸腑,老婆喊一声,回去洗一下吃,我说,这才是老果农的吃法,跌成四瓣的果子,比囫囵的好吃……

红霞西沉,天清地柔,沐过一场天浴,吃着天赐之梨,什川梨乡的天把式,披着一身霞光,逍遥归去……

□魏著新

来源: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