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正文

《田园新歌》与敦煌曲子戏

2022-09-25 08:30:13 智能朗读:

敦煌人何奇是一位写电影、长篇小说的行家里手,发表的大作品已超过600多万字,如《水月观音》《敦煌黑客》等等。6年前,郭煌市文化馆领导请他写个戏曲剧本,于是他笔锋转向戏剧舞台,与当地城乡基层观众谋面,文化馆剧社(敦煌飞天神韵戏曲艺术团)又忙前忙后吹拉弹唱配乐表演,就这样敦煌市总归推出了一台敦煌曲子戏新作《田园新歌》,乡音乡情,舞台艺术,很受群众欢迎,还参加了敦煌“文博会”展演;逢年过节,高台教化, 陆陆续续一直演出、评说到了今天。

一看《田园新歌》剧名就知道这是一台反映现实生活的现代戏,与当前人们的观剧心理很吻合。剧情说的是,经过精准扶贫政策的落实,河滩村村民迅快走上了小康幸福之路,然而有的人整天泡在棋牌室里打麻将,手中有了些钱就沉迷赌博,忘乎所以,甚至人与人之间 闹得拳脚相加乌烟瘴气,这与全村欣欣向荣搞现代化建设的氛围格格不入。

《田园新歌》中的“一号人物”是任新梅,她是新当选的村主任,下定决心在村里重新建立“文化大院”,力图让村民们个个树立起“精神扶贫、思想致富”理念,抵御不良风气对村民们的影响与腐蚀,让大家在科技知识和健康向上的文化生活中占领自己的“精神高地”。但是任新梅村主任的举措受到自己家人的置疑,也遭到沉迷赌博者的强烈反对,但她旗帜鲜明,又善于化解矛盾冲突,终归让村里村外的文化建设出现了新气象。编剧何奇(中国金融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撰写这个剧本的立意就在于致富路上必须要有坚定的文化信念,“必须占领农村精神文化高地”“放弃这个高地,农村便会滑入贫穷落后的沉渊”。剧中十多个人物,分8场戏演述,演时近两个小时,比较完美地展示了当代农民高昂奋进的精神风貌。任新梅有这样一段唱腔是很动情的:“姐妹们赶上来将我照看,倏然间胸中暖流翻,鼓舞我精神增挺起腰杆,不气馁不妥协勇往直前!” 在困难节骨眼上有姐妹们的关照与支持,使新上任的年轻主任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既体现了当今农村“正气”“道义”的不灭与彰显,又写“活”了剧中人物任新梅及她的支持者。

今年敦煌市文化馆及其艺术团又新排了一台敦煌曲子戏新作《党河情》,编剧还是何奇,是演述水库建设者艰苦奋战的故事。无疑,他们创演的主导思想还是要继续适应敦煌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诉求。与此同时,《田园新歌》又要进一步进行艺术提升,而且借全省文化旅游市场的扩充势头,“敦煌曲子戏”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要得以进一步实现“活态”保护,在反映敦煌人民群众现实文化生活并以新老剧目的交相辉映中提振敦煌曲子戏的艺术影响力。这里我们不能不多说几句“敦煌曲子戏”。

在中国戏曲千百年的发展史中,敦煌地域的“曲子戏”占有重要的学术地位。敦煌不只是具有世界级浩大的佛窟、壁画、塑像、遗书,敦煌遗书和佛像画作中一直就有着民间艺术的说唱词作、古老脚本与戏曲表演“手眼身法步”的审美基因。“曲子戏”就是民间的“唱曲子”说唱样式与戏剧本体融合的产物。“曲子,虽说只是一支小小的乐歌,却和小草一样,只知绿叶盖地,不以躯高争宠,撒在哪里,根就扎在哪里。”“千百年来,总是用它最小的身躯,最大的情怀,最远久的历史和最扩展的方式,不知为我们献制出来多少声腔麇集竞奏的乐种、曲种和剧种,也不知为我们营造了多少笙磬争鸣、琴瑟斗胜的繁会欢乐气象”。

资深戏剧理论家王正强先生在他的《论曲子》中还指出:为什么越是在文化生态失衡的地方,它的生命力就越显得顽强?即令在人类业已迈入科技文明高度发达,“五方之音”争妍斗奇的今天,为什么它还能够照直以厚道的品格、古老的方式,依然在其故土为自己的子民播撒着那种遥远的欢乐呢?——因为“人不能无乐”,曲子才便有了生存的空间,而且寸步不移地守卫着广大民众的悲欢与离合,从遥远的过去一直走到了今天。

敦煌曲子戏《田园新歌》的问世,除了曲子本身“人不能无乐”的生命特质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成因,那就是敦煌本地的文化人对党中央保护“非遗”英明政策的文化自信与定力,对自己爱恋民间“乡土特产”的文化自觉与执着。《田园新歌》的作曲陈钰老师就是一位俗称为“敦煌故事大王”的文化馆退休干部。他原本就是一位戏曲编剧,后来专业剧团萎缩了,他便转而记叙敦煌壁画故事和敦煌民间传说故事,著作颇丰影响深远。在他长年收集创作素材的过程中,发现100多套敦煌民间的曲子、曲牌、曲谱, 令他十分欢悦,连忙整理析研,心底早就潜在的“敦煌曲子戏”愿景亦随之萌发。敦煌曲子的生命基因早就融入他的血脉、嵌入他的灵魂深处,于是他和他的挚友们个个都是热心宣示“敦煌曲子戏”的志愿者、守护者和践行者。

当我们今天看到敦煌曲子戏《田园新歌》《党河情》时,我们被敦煌市朴实无华的“非遗”作品与其创作者所感动。他们戏曲的创作资源(经济基础、演职队伍)是比较单薄的, 但他们实实在在干出一番明朗大方的文旅事业,尽其所能,不可歇竭, 忠诚赓续着敦煌民间的戏曲文脉,理应向他们学习、致敬!

□严森林

来源: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