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正文

陈泽奎:天惠张掖

2022-03-25 10:38:00 智能朗读:

image.png

在甘肃,张掖是个好地方,也是一个特征突出的地方。张掖的好和突出的特征,个人觉得,可以把它归结成一个典型的三句半来描述:

第一句,七彩映张掖,丹霞壮山丹

第二句,半城芦苇半城塔,镇远楼下话桑麻

第三句,甘州不干水湖滩,凉州不凉米粮川

半句,焉支独秀

下面我们先来说说这第一句:七彩映张掖,丹霞壮山河。

image.png

七彩映张掖,是张掖有世界上难得一见的七彩丹霞地貌;丹霞壮山河,则是张掖不仅有七彩丹霞,而且还有平山湖、冰沟等不同于七彩的丹霞,而这些丹霞地貌都出现在祁连山下的黑河两岸。也因此,让张掖,这个河西走廊中段一片很大的绿洲由此有了七彩映照、山河壮美的别样魅力。而黑河,则是张掖的生命之河,因为黑河,其中下游地区成为沃野平畴;因为黑河,也使得张掖成为膏腴之地;因为黑河,也才有了张掖这块土地一再演绎的无数故事。在一定程度上说,张掖是因黑河而生,也因黑河而繁荣昌盛。

image.png

再来说说这第二句:半城芦苇半城塔。

image.png

半城芦苇,是张掖富水,所以才能芦苇半城;半城塔,则是张掖人文荟萃。张掖大佛寺、马蹄寺千佛洞、文殊山石窟、西来寺、镇远楼(钟鼓楼)、木塔寺、山丹大佛寺、黑水国遗址、山西会馆等,这些或壮丽或朴素或沧桑感十足的人文景观,都会让我们对张掖曾经的繁荣曾经的富庶或曾经的筚路蓝缕以及先民们的曾经的勤劳创造心生敬意。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大佛寺等建筑,都是其人文荟萃的见证。

再来说第三句:甘州不干水湖滩,凉州不凉米粮川。

image.png

“甘州(张掖的古称)不干水湖滩,凉州(武威的古称)不凉米粮川”,这句在河西广为流传的民谣,道出了在河西四郡中张掖富水、水润张掖的真实情况。这句民谣之所以用对仗的方式来说甘、凉二州也即今天的张掖和武威,是要告诉大家,西北贫水,水在河西不仅是生命之源也是财富的象征,实际情况是,张掖的水比武威多,武威尚且能成米粮川,张掖自然在其右。

再来说说那半句:焉支独秀。

image.png

这里的焉支,当然是说地望在今张掖市山丹县境内的焉支山。而焉支山的名字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的时间,应该早于张掖的名字出现在我们视野里的时间。《读史方舆纪要》甘州卫条下有载:“汉元狩二年霍去病击匈奴,过焉支山千余里。匈奴既失此山,歌曰:‘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是也。隋大业五年炀帝伐吐谷浑,还出张掖,至燕支山,高昌、伊吾及西域二十七国皆谒于道左。唐哥舒翰尝建神祠于山麓。《西河旧事》云:‘焉支山东西百余里,南北二十里,上有松柏五木,水草茂美,宜畜牧,与祁连山同。”另外,据《秦边纪略》记载,焉支山下即是大草滩,而这个大草滩,也就是我们知道的大马营、黑城、马营墩等记诸史籍当中的历代牧马地。因此我们知道,焉支山不论是对曾经的匈奴还是汉朝,都是很重要的,其重要性应该不亚于张掖,应该这样来评价,汉朝应该是先拥有了焉支山,尔后才有了在河西置郡的基础,也可以这么说,汉朝应该先得了焉支山才有了今天的张掖市。说焉支独秀,除了我们已知的这些情况之外,焉支山下绵延到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康乐的草原,虽不如现如今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天山脚下的巴音布鲁克草原的雄宏辽阔,但它是霍去病入河西饲马征战的地方,也是汉王朝借此而拥有其两大草原的凭藉。如今焉支山下依旧绿草如茵,山丹马场万马奔驰,可以想见焉支山当年的风姿。

image.png

由以上的“三句半”,我们大致可以看出,张掖不论在过去还是现在,在甘肃境内,都是名副其实的好地方。

当然,如果我们想知道张掖更多的过往,读清代地理学家梁份《秦边纪略》里有关甘州卫的记载,可以让我们看见张掖一个完整的历史场景。

甘州,唐、虞、夏为雍州地,其后沦于羌夷。秦汉间为浑邪王地。汉武帝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始过焉支山至祁连,浑邪王始杀休屠王来降。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始置张掖郡。历五凉、隋、唐,皆曰张掖,惟西魏更名甘州,后因革不一,为元昊所据。理庆宝庆元年(公元1225年)为蒙古所有。明洪武五年(公元1372年)命宋国公冯胜为右副将军,由金兰趋甘州。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置卫。内辖五卫,外辖七卫,兼辖千户所三,屹然重地矣。甘州之畸重于河西,惟明为然。

其地东有武威,西有酒泉,南有祁连之阻,北有合黎之环。南北相距,仅可百里,如筑甬道,中通一线,通饷道而接声援耳。何以畸重若此哉?盖其河黑水,其田上上,其民五方错杂,其俗朴而刚,此所以畸重也。

清朝人的这些文字,告诉了我们许多有用的东西:现如今叫做张掖的地方,在秦汉以前应该是无名地,即便是有名字,也应该是在不同的拥有者中会有不同的称谓。而我们现在所熟知的张掖,应该是汉武帝元鼎六年由汉人所起的名字。其二,如今我们所熟知的叫张掖的地方,最早在此打卡的,有据可考的,应该是如今已经堙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大小月氏和乌孙,而在它们之后在此打卡的,则应该是秦汉时期驰骋北方的强人匈奴人,而在匈奴人之后第一批在此打卡的人,则应该就是由汉朝名将霍去病和他统帅的西征将士。至此之后,尽管朝代更替,风云变幻,张掖的名字虽然有过不同的叫法,但一直以来作为历史长河中丝绸之路之上的重镇的地位却始终如一。其三,明朝时张掖成了河西重镇,当时的张掖即甘州卫内辖五卫即在洪武二十五年(公元1392年)在张掖分设左右前后中五卫,外辖七卫即在洪武二十六(公元1393年)设陕西行都指挥使司于甘州,山丹、永昌、凉州、镇番、庄浪、西宁、肃州七卫都归其管辖,此外,甘州卫所属的高台千户所,肃州所属的镇夷千户所,凉州所属的古浪千户所,也归甘州卫管辖,由此可见,当时张掖在河西的畸重之势。其四,张掖是河西走廊之中的走廊,它东距武威480里,西到酒泉540里,南距祁连山150里,北面有合黎山围绕,只有中间一线联通东西南北,而黑河流域的膏壤沃土和性格刚毅的五方之人,是可资利用的宝贵资源。有明一代,张掖之所以在河西的地位畸重,是因明代的河西,特别是嘉靖以后,嘉峪关外已经是边外,而张掖事实上成了惟以能够为边防前线提供物资保障的通道和中转地,张掖一旦有事,边事不可预料,因此,畸重自在情理之中。

相对于清初之人描述的简略,唐代人对张掖的描述则有了许多细节的东西。

“武后时陈子昂言:‘凉州岁食六万斛,甘州所积四十万斛。观其山川,诚河西咽喉。地广粟多,户止三千,胜兵都少,屯田广野,仓庾丰衍,瓜、肃以西,皆仰其餫,一旬不往,士已枵饥,是河西之命系于甘州矣。且其四十余屯(《唐六典》:甘州十九屯),水泉良沃,不待天时,岁取二十万斛,但人力寡乏,未尽垦发。”

唐人陈子昂的说法,让我们看到了唐代张掖仓廪殷实和当时张掖的地位以及后期可开发的潜力,也让我们感受到了张掖在河西四郡中的重要性。

当然,如果说清人和唐人的说法,只是告诉了我们从汉唐以来至清代张掖的一般情况,而西汉学者们有关张掖的论述,则从根上告诉我们,张掖的源起以及张掖对河西对中原对国家的意义。

image.png

西汉经学家刘歆告诉我们,“武帝西伐大宛,并三十六国,结乌孙,起敦煌、张掖以婼羌(婼羌,羌别种),裂匈奴之右臂。”“孝武表河曲,列四郡,开玉门,通西域,以断匈奴右臂,隔绝南羌、月氏,单于失援,由是远遁,而幕南无王庭。”(刘韵语)由此,我们知道,张掖得名,源于汉代一项伟大的强国战略,即开河西通西域,断匈奴古臂,张国家之掖(腋)。裂或断别人的臂,张自己的腋,这是一个充满硬气和豪情同时又充满自信的表达。也因此,也让我们知道,这是一项足以彪炳史册的伟大工程。常识告诉我们,一件事情,说说自然很容易,但若要把它从愿望变成现实,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历史告诉我们,汉代人从把他们的谋划变成实际行动,也就是从张骞出使西域起到敦煌、张掖郡的设立,期间经历了27年的风风雨雨。单从花费的时间看,这件事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与此相关的文献记载中我们知道,张掖设郡这个历史伟绩的取得,是得益于汉代名将霍去病不辱使命北逐匈奴的不世之功,因为霍去病的不世之功,才有了让汉朝得以在河西设郡也才让张掖设郡有了物质基础,也使得汉朝的断臂之策有了坚强的支撑点。

在这里,需要我们格外关注的是,张掖之所以能成为汉朝向西开拓的支撑点,这是由张掖的地理位置决定的。从现在的地图上看,张掖居于武威和酒泉的蜂腰之处,而历史上的张掖的辖地远比现在张掖市的辖地为广,它南依祁连山,北接蒙古高原,宜耕宜牧、沃野平畴的黑河流域连通南北。若把如今的甘肃看成一柄如意的话,那张掖、武威就是把握这柄如意的最佳把握处,握住了此处,也就是让甘肃这柄如意可以真正的如意把持。也因此,可以说,始于汉代的断臂和张腋,其实就是一件事情的两个阶段,即先断臂后张腋。何以为断臂?汉武帝逐匈奴于漠北之前,河西为匈奴所有,且是其赖以强大的优良牧场,也是其与祁连山以南青海地区及以东的羌人连通的通道。汉取河西,则是割断了匈奴凭借河西与祁连山之间阻挡汉与西域联系的臂膀。而称河西为匈奴的右臂,则是根据汉代时匈奴人的分布情况,即以阴山为中心东达辽东西通河西、西域而言的。何以为张腋?汉自取河西,在此置四郡,张掖的位置在四郡中居中且重,张掖郡的设置,北达居延泽,通过在此设城置障,将汉朝的防御触角深入匈奴腹地;南接祁连山,通过对河西走廊南山扁都口(古时称大斗拔谷)等要隘的把控,由此彻底阻断了匈奴与羌人的联系,从而将南抵祁连北达漠北的整个黑河流域有效的得以控制。因此,我们说,张掖设郡既是断臂之举也是张腋之实。也因此,汉朝所谓的断臂、张腋的战略构想,也只有在武威、酒泉设郡之后,又在张掖和敦煌设郡之后,断臂和张腋的目标才真正开始显现出来了。敦煌郡的设置,不仅确保酒泉西部的安全,也阻断北方匈奴与游弋于柴达木盆地及其周边的羌人的联系;而张掖郡的设置,除了强固了武威至酒泉一线的联系,更为重要地是阻断了逐水草而居的匈奴人沿着水草丰美的黑河流域南下牧马于焉支山以及走廊南山的通道,同时也为汉朝联通西域,深入青海和漠北有了强有力的支撑点。事实上,张掖郡的设置,更像是在汉代中原联通东西的纽带的中间点加上的安全结,更是楔入漠北草原和祁连山通道的楔子,这在保证中原与西域东西畅通的同时,也彻底切断了漠北与祁连山之间借黑河而联通的天然通道。也因此,从汉代开始,中原王朝对河西及张掖的经营,经历了从王朝安全屏障的建设向经济开发发展的过程。

image.png

当然,不管古人怎么说,也不管文献里面怎么记,有一点是我们应该知道的,不用穿越,只要你去过了张掖,你也一定会感受到,张掖是个好地方,而且张掖也会以它特有的身姿,告诉我们它最真实的自己,天惠张掖是我们能真实感受到的。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百度

来源: 兰州新闻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