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 正文

甘肃新晋“国字号”非遗传承故事系列报道之一 甘州小调唱岁月 两当号子诉心声

2021-06-24 08:53:01 智能朗读:

两当号子
云阳板
甘州小调

日前,国务院正式批准了文化和旅游部确定的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及扩展项目名录,其中,我省共有兰州牛肉面制作技艺、临潭万人拔河、甘南锅庄等15个项目入选,至此我省国家级非遗项目达到了83个。近日,记者通过省文旅厅非遗处,专门探寻了这些新晋“国字号”非遗项目背后的传承故事,即日起正式推出《甘肃新晋“国字号”非遗传承故事》专题系列报道。

甘州小调:

传唱丝路岁月变迁

“正月里来是新年,纸糊的灯笼挂门前,风吹灯笼个嘟噜噜转,风调雨顺就太严啊年。”这是甘州民间小调里的歌词,名叫“膏药匠词曲”,是社火里必不可少的唱词。对于庄稼人来说,演唱民歌小调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不论是在文化生活相对单调的过去,还是文化生活丰富多彩的现在,民歌小调都寄托和承载着人们的喜怒哀乐。

对于老一辈的甘州人来说,喜欢小调,有闲暇、无负担,这是“花甲民间艺术团体”的天年之乐,他们用小调填补生活的空白,小调使他们的生命更加灿烂。

甘州,因甘泉清冽而名,素有“塞上江南”之美誉。在几千年的社会变革和历史发展中,各民族交流融合,积淀了甘州丰博而又独特的文化底蕴。其中,民歌小调就是祖先留下的无比珍贵的文化遗产和精神财富。

甘州小调是流传张掖一带的具有悠久历史的民间音乐,是当地群众喜闻乐见的音乐演唱形式,由曲牌和曲子组成,据考证,它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数千年里,它不仅一直在传唱着经久不衰的丝绸历史和沧桑,同时也在向往着美好的明天和幸福的生活。

源于生活,服务于生活,是甘州小调历久弥新、传承绵延不绝的主要原因。甘州小调曲调朴实优美,曲目内容丰富,具有高亢流畅、婉转悠扬的特点,且题材广泛,歌调众多,大致分为“花儿”(少年)、小曲小调、打夯号子、秧歌社火曲、酒歌等。

小曲小调在甘州民歌中的分量最重,曲调也最多,具有浓厚的乡土气息,说的是乡土话,道的是人间情,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是反映甘州人民不同历史时期精神岁月的一部百科全书。

甘州小调演唱时通常有乐队伴奏,多人演唱,可以走乡串村、沿街就地演唱,也可以由一人弹唱。小调曲调很优美,易于传唱,易于记忆,没有很多高难度的曲目,更加适合在城乡的民间流传。伴奏乐器一般采用板胡、二胡、笛子、三弦,有时还加上锣、鼓、镲、梆子、木鱼等打击乐器。

甘州小调中衬词、衬腔及节奏的运用有它自己的特点。其衬词语汇,除了“依子哟”“哎嗨哟”“月儿依呀”“哪呼依呀嗨”等一般衬词外,称谓词、表达性衬词等运用也较普遍。其衬腔的旋律多样,不仅能起补充、陪衬的作用,而且还能深化内容,丰富形象。歌曲中的每个音符都与歌词紧密结合,所有的装饰音都是为语言的需要而加的。

在喜庆或悲伤的日子里,老一辈艺人用二胡拉唱小调,用教化式的歌词传达赞扬或者批判的主题。而现在,年轻一代的艺人用吉他、贝斯、架子鼓这些新潮乐器来演奏小调的曲子,歌词也加入更多张掖特色元素。

如今,经过流行化的改编,小调的演绎更加符合大众化、年轻化的审美,传承之路也渐渐打开。相信只要更多的年轻人融入这支队伍,甘州小调的传承就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两当号子:

遇见内心的诗和远方

清晨,滚动的露珠在草叶上尽情地抒情,初升的太阳刚刚从东山顶上探出了头,突然,一声嘹亮的号子声从空荡荡的山谷间传来,苍凉的回声犹如山谷间奔跑的河流声在回旋。那一刻如果你在倾听,某一个音符或乐段也许能激起你内心某个时间段的回忆。这就是“两当号子”中的“鸡公号子”带给你的惊喜和愉悦。

两当号子是两当县南部两镇三乡(云屏、广金、站儿巷、西坡、泰山等乡镇)山区群众在长期生活中直抒胸臆和表达情感的方式。两当号子自古拥有“陇南乐府”的称号。

历史上,自唐代以来从广东、广西、湖南、湖北、云南、贵州和四川等地因战乱、避疫、逃荒而来的后裔,生活习俗保持了西南多种少数民族的特色,在劳动中人们把山歌中的词和号子的曲调进行了艺术嫁接,将多种唱腔融为一体,形成了广为流传、独具特色的两当号子。

两当号子节奏自由、旋律舒展、风格粗犷、富于变化。演唱方式别致,形式多样。曲调主要有羽、徽、商三种。曲体结构有一段体、两段体和三段体。目前幸存有“花号子”和“排号子”两大类。

“花号子”曲调高亢,音域宽广,没有唱词,只有“咦、哟、哎、咳、啊、嗬、呀”等虚词,在民间演唱的曲目较多。“花号子”又分为“唢呐号子”和“鸡公号子”。

“排号子”曲调平缓,旋律起伏较小,节奏工整,套有唱词,一般是歌手即兴编唱。“排号子”可分为“拉箱号子”和“山歌套号子”两种形式。尤其特色鲜明的“山歌套号子”是当地歌手在长期的民歌演唱活动中产生的。不同于陕南号子和川江号子,它就是地地道道的两当号子,可以说是两当号子中的一个流派。

演唱两当号子一般需要四至六人,进行分组演唱,以齐唱为主要形式。演唱号子特别注意“接气”,就是第一组人将要唱完一句换气时,第二组人即从这一句的末尾拖腔处接唱,这样除了音色上小有变化外,感觉不到换气的痕迹,形成“一气呵成”的效果,类似于唢呐演奏技巧中的“鼻息换气法”。

在乐句的末尾或曲子的结束音上,习惯性的减弱并三度下滑拖腔,是演唱号子的基本特色之一。除了齐唱外,尚有领唱、对唱与八度和声的合唱等多种演唱形式。

1957年,两当号子赴京参加全国民间音乐汇演,古老的民间歌舞登上了大雅之堂,在首都天坛和长安两大剧院吆喝了起来,从此蜚声海内外。在众多的号子中,《丰收号子飞满天》多次参加汇演并屡获殊荣,成为号子作品中的代表之作。

如今,抢救两当号子这种古老的民间歌舞,已经成了当地文化部门的责任和义务。同时,两当号子在古老的大山深处,用最质朴的音乐方式表达着对新时代的赞美和颂唱。

云阳板:

舞出历史的风云

“云板”又作“云版”,俗称“点”,两端为云头形的扁铁片,多为报时、报事之用的响器。在甘肃陇西,有一种民间舞蹈表演叫云阳板,其名称从古代拍板演变而来,再由“阴阳板”演变为“云阳板”。

陇西文化积淀深厚,云阳板舞深受农耕文化的影响,“祈雨”是其最原始的表演目的。云阳板属于民间团体舞蹈,据说已经有1600多年的历史了,它具有地方性、武术性、宗教性特色,阵容庞大,仪仗鲜艳而雄威,装扮古雅,气势磅礴。

陇西云阳板长约三尺,宽二寸五,四片为一副,内贯铜钱,装饰有精美图案,拍击脆响,是表演者手持的道具。其表演队由八人组成,队员都是精选出来的青年武术好汉。

他们头梳双髻,顶戴红花,披云肩,系战裙,足登蓝线编织的战鞋,足尖一颗大红缨,步履轻盈,装束洒脱,五彩斑斓,俨然仙童。舞者手持云阳板作舞器,双手各持两片下端,排成双行,两人一列,作对称式挥舞行进。旗队前导,锣鼓队奏拍,舞者随乐器节奏,大跨三步向前对齐,拍板举成“人”字形时,一足蹬空鹤立,接着大锣“咣”的一响,足即落地,舞板随之齐拍“啪嗒”。节奏整齐,极有韵致,时而舞板着地,铿锵有力;时而舞板互拍,金戈齐鸣;时而舞板划空,风声呼啸,好似天兵天将下凡,八阵图再现,令人眼花缭乱。

早先云阳板的表演要分大、中、小三组,至少应由六十四人组成八八六十四卦之图形,表演过程中随旗幡的指引,不断变幻为阴阳五行和八卦太极图势,以求神祈雨。现行陇西民间云阳板表演从使用道具上只保留了中板,丢掉大板和小板,人数也由六十四人减至八人。表演内容上省略了八卦太极图那种富有神秘色彩的布阵与变幻,只保留了进行式的表演队和内容。舞蹈动作也由武术动作与民族舞蹈动作相结合,保持了刚柔相济、矫健轻松的特色。

现在,陇西县对云阳板舞蹈进行了挖掘整理,重新演练,并组成了100多人的陇西云阳板演出队,为广大群众献演,多次参加国家和地方的重大活动。

改编后的陇西云阳板舞继承了单手鞭杆、双手鞭杆、扑手亮相、小刀花翻身、飞脚卧鱼、吸腿深海、交叉对板、展翅占步、各自击板、互相对板和绕身转板等传统云阳板舞蹈的动作和步法,表现了黄土高原民间舞蹈的风采。

全部舞蹈由祈雨、丰收和欢庆三篇组成。祈雨篇表现了劳动人民虔诚寄托风调雨顺的美好愿望,再现了人民群众辛勤耕耘,引水灌溉,克服困难的情景;丰收篇表现了劳动人民用勤劳和智慧换来的金色丰收;欢庆篇展现了陇原儿女祝福的壮美图画。

龙头琴:

独特的藏族民间艺术

玛曲县,地处甘、青、川三省交界,是全国唯一以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命名的县,也是甘肃省唯一以藏族人口为主体的纯牧业县。玛曲,是一个歌的海洋,是一块充满激情与欢乐的土地,是悠久的传说与现代意识相互融合的地方。

“是雪山给了我强壮的筋骨/是祖先给了我能歌善舞的才华/是草原给了我宽广无比的胸怀/是父母给了我优美动听的歌喉/是民族给了我取之不尽的乐章……”

这便是龙头琴弹唱里的歌词,和歌词一起的还有飞鸟、白云、畜群以及琴声中飞扬的旋律。龙头琴弹唱是甘肃特有的少数民族曲艺曲种,是一种由艺人自弹自唱、即兴填词,集唱、弹、舞于一身的综合性曲艺表演形式,发源于玛曲县,流传至广大藏区。

和每一件有意思的乐器一样,龙头琴有着美丽的传说,这为它凄美的琴声添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传说中的龙生九子,龙的大儿子“囚牛”偏爱丝竹乐器之音,他盘踞于泸沽湖底,爱上了人间常在泸沽湖边弹奏胡琴的姑娘。

后来,姑娘为了救父亲,被部族大首领要挟嫁于他。“囚牛”为了救姑娘,触犯了天条,接受了惩罚,死后一部分尸身安在了姑娘的胡琴上,从此,人们便把这种胡琴称为“龙头琴”。其实,这仅仅是龙头琴的神话传说,想要真正了解它还得从有证可考的弹唱艺术说起。

龙头琴弹唱艺术最早起源自西藏的阿里地区,当时人们将今藏族同胞用于弹唱伴奏的龙头琴称之为“阿里琴”。后来二世嘉木样大师在西藏学习的时候,把阿里琴带到了拉卜楞寺,成为藏传佛教的主要伴奏乐器。从此龙头琴一直作为拉卜楞寺院中的佛教音乐形式被保存了下来。

但是在过去,这一音乐形式一直未能在藏族群众中流传,仅仅作为藏传佛教寺院音乐。相传第四世嘉木样大师非常喜欢龙头琴弹唱,不仅创作了大量的词曲,而且将弹唱艺术传到了他的家乡,使得这项艺术才在安多藏区逐渐开始了传播。

作为藏族一种独特的民间艺术,龙头琴弹唱曲调优美,婉转动人,其弹唱表演有单档、双档、多档。男女对唱、马背弹唱、组合弹唱、百人千人弹唱等多种形式。主要曲目有《桑达老》《阿克班玛》《阿玛来》《邦金梅朵》等。

玛曲龙头琴弹唱具有群众性、即兴性、简朴性、民族性四个基本特征,适合人们在草原上踏着琴声翩翩起舞。弹唱曲一般音域不宽,多为一个半八度,极少有两个八度,男声演唱一般在中低声区,女声演唱则音区较高。

龙头琴弹唱以独有的艺术形式记录了近、现代藏族社会的历史,在民族语言、音乐、演唱、舞蹈动作上有着鲜明的个性特征,充分体现了近现代藏族社会的人文精神、艺术品格、生存状态和社会风貌,在文化人类学、民族艺术学、民族宗教学等方面具有特殊的研究价值。

兰州日报社全媒体首席记者李 超

图由省文旅厅提供

来源: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