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元旦小长假首日火车票今起开售

网站首页 > 本网专题>2016纪念长征80周年>图片报道 正文

“信仰有时候比生命更重要”

“回望西征路”采访团昨日在张掖的战争遗址寻访

http://www.lzbs.com.cn    2016-08-30 00:00:00 作者: 来源: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

在福音堂旧址前合影

在福音堂旧址前合影

    兰州晚报讯(记者瞿学忠/文首席记者马军/图)全国晚报总编辑暨红西路军后代“回望西征路”采访团昨日开始对张掖市的红西路军战争遗址和西征故事进行采访。据张掖市外宣办负责人介绍,采访团将在张掖集中采访两天,包括张掖市内的西路军遗址、高金城烈士纪念馆、张掖福音堂医院旧址、肃南马场滩战斗遗址、临泽汪家墩、梨园口战斗遗址、高台红西路军纪念馆等。采访团成员将和红西路军后代一起,追忆当年惨烈的征战场景,缅怀浴血河西的西征将士。张掖市是当年红西路军西征的最后落脚点,也是西路军在最后几个月里和敌人战斗最激烈、伤亡最惨重的地方,临泽、高台、肃南、甘州等地至今有保存完好的战场遗址。对于西路军在河西的征战史,采访团的成员们大多是第一次听说和感受,每到一处遗址他们都被当年西路军战士的坚韧顽强所感动,也为当年激战的惨烈和敌人的凶残而震撼;和采访团一起的红西路军后代们,他们中大多数人已经多次来过这些地方了,但每一次都和第一次一样,震撼、悲愤、激动。“对西路军战士来说,信仰有时候比生命更重要!”西路军后代、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陈昌浩的儿子陈祖莫说。

    “先烈英灵浩气长存”

    昨天上午,采访团成员来到张掖高金城烈士纪念馆参观采访。采访团到来的时候,正是高金城烈士130周年诞辰纪念日。为了纪念这位先烈,张掖市甘州区准备了规模盛大的座谈会,并特别邀请前来参加“回望西征路”的红西路军后代及西路军研究专家赴会。《兰州晚报》总编辑高冲、《新民晚报》副总编辑朱国顺代表采访团全体成员向高金城烈士敬献花篮。高金城,河南襄城人,一位笃信基督教的爱国人士,早期在兰州、河西一带进行传教工作,为当地民众服务,创办了福音堂教会医院。受中国共产党的委托,为了营救和帮助流落、被俘和受伤的西路军战士做出了巨大贡献,最后被反动军阀韩起功杀害。

    在纪念馆内,陈列着当年高金城帮助、解救红西路军将士的图片和史料。站在当年父辈流血战斗的地方,参加“回望西征路”大型采访活动的西路军后代们特别激动。谢觉哉的儿子谢烈停留在谢老的照片前,给媒体记者讲述当年高金城帮助和营救西路军战士的情形。高金城先生和谢觉哉、王定国在那段艰难岁月里结下了特别深厚的革命情谊,王定国老人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很多次提起高金城,称他是“西路红军的大恩人,是给了很多战士第二次生命的贵人”;在纪念馆大门口,刘延淮老人向记者讲述当年父亲刘瑞龙在河西的经历和遭遇,讲到动情处老人禁不住潸然泪下;陈昌浩的儿子陈祖莫告诉记者,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忘记那些当年帮助过西路军的人们。“高金城是西路军的救命恩人,正是他的努力让一部分西路军战士脱离了悲惨的厄运,重新踏入革命征程。先生的最伟大之处在于他的不畏强权,敢于冒着生命危险解救红军战士,这种忘我的牺牲精神,是我们今天每一个人都要铭记和缅怀的。”

    随后采访团成员来到当年的福音堂医院旧址,多年来在有关部门的努力下,福音堂旧址依旧保存完好。医院内部按照当年医院的陈设,对王定国、武杰等革命老人就医时的病房进行单列保护,让每一个前来参观的人都能了解那段历史。西路军后代、周纯麟将军的儿子周善平告诉记者,十多年来他和兄弟姐妹们先后多次来到这里,每一次来张掖的时候都要来这里看一看,一方面是周纯麟老将军的希望和要求,另一方面也表达他们对高金城先生由衷的感激和缅怀。王定烈将军的女儿王娟娟告诉记者,几年前得知张掖这边要给高金城烈士建纪念馆的消息后,老将军特别激动,欣然题词“先烈英灵,浩气长存!”

    在高金城烈士纪念馆和福音堂旧址现场,采访团的记者们被深深震撼。《新民晚报》副总编辑朱国顺告诉记者,以前因为工作关系到过张掖市,但这次采访给他留下的触动特别深,西路军的悲壮征程,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和了解;《重庆晚报》记者冉文是第一次来张掖采访,对于西路军的历史和高金城的故事,以前只是在党史资料上看到过,了解得并不多,通过这样的深度采访,让他对西征历史有了全面、深刻的了解;《乌鲁木齐》晚报记者白帆说:“特别珍贵的采访机会,一路震撼,学了很多中国革命知识。”

    “在马场滩,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下午两点,采访团成员不顾连日劳累,驱车百余公里,来到肃南县马场滩遗址采访。坐落在肃南康乐草原最深处的裕固风情长廊,如今是肃南县特别有名的景区。距景区不到一公里的地方就是马场滩战斗遗址,山风过岗,满眼尽绿,在马场滩战斗遗址边,我们听讲解员含泪讲述那段惨痛的记忆。1937年2月,隆冬时节,正是祁连山最冷的时节,从临泽、高台兵败后,西路军剩余部队进入了祁连山腹地,在康乐草原的马场滩、康隆寺等地和尾随而至的马步芳骑兵部队展开了十余场激战,、虽然消灭了千余名敌人,但西路军战士也伤亡惨重,红30军263团大部,妇女独立团的大多数战士牺牲和被俘,战斗之惨烈令张掖市党史办的工作人员在几十年后从现存者中采访、收集史料时深感震惊。据马场滩战斗幸存者回忆,因敌我力量悬殊,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敌军骑兵追着砍人,互相比赛炫耀着各自的屠杀“成果”,跑得稍远一点的红军战士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都成了敌人的活靶子。有将军在回忆录中写道“尸骨遍野,血染草甸”。

    站在马场滩烈士纪念碑的后面向远处望去,绿野无边,但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陈祖莫告诉记者,每次踏上这片草地的时候,他都会悄悄地离开众人,在空旷处一个人静坐一会儿。“即使现在,这片草场方圆几十公里也少人生存,80年前这里的荒凉可想而知,当时红军战士还要躲避匪军的追杀。他们衣衫褴褛,饥肠辘辘,一路奔袭,最终大多数人牺牲了。我多年来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在生与死的选择中慷慨赴死?在敌人的凶残面前巍然不动?在西路军战士看来,信仰有时候比生命更重要!”

    《银川晚报》记者小申说,从青海循化到甘肃张掖,红西路军的故事一直震撼着他。“我们今天纪念红军,缅怀西路军将士,不仅要记住他们为民族和国家大义英勇奋进的精神,更要学习革命先烈对信仰的忠诚精神!”《北京晚报》记者杨昌平说,从西征开始,西路军战士几乎一直处于被数倍敌人的包夹中,失败结局难以避免。令人感动的是,就是这样一支屡屡被敌军包围、屠杀的队伍,却没有一次成建制的投降,这在现代战争中是不可思议的。“在马场滩,我终于找到了答案。”

    花絮

    西路军后代成“偶像”

    几天的采访行程中,西路军后代和媒体记者们渐渐熟络起来。8月29日上午,在高金城烈士纪念馆内,紧张的采访结束后,热情的“老记”们纷纷找到西路军后代合影留念。谢觉哉老人的儿子谢烈在馆内谢老的照片前,几乎和每一位采访团的成员合影留念;陈祖莫先生一边和身边的记者们合影,一边幽默地提醒摄影师们要“抓神态,抓细节”。参加“回望西征路”的西路军后代,虽然大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但精神和劲头十足。下午去马场滩采访的时候,在蓝天白云的精美背景下,看到记者团有人和老人们合影,给我们开大巴车的司机也不甘落后,拿出手机要记者给他也“来一张”,惹得附近的游客四处打听是哪儿的明星到草原上拍戏来了。

    一个痴迷集邮者的心声

    “从报纸上看到了红西路军后代来张掖的消息,我在纪念馆这边等了两天了。”8月29日上午,在高金城烈士纪念馆门口,一位神情激动的年轻男子说。这位叫李建军的年轻人,是甘州区一位普通的市民,喜爱集邮,也喜欢做特色纪念封的收藏。李建军说,张掖各地几乎到处都有西路军的影子,这是红军留给张掖人的巨大财富。“我得到了谢烈、陈祖莫、刘延淮、王娟娟、周善平等这些西路军后代的签名和题词,我不是想炫耀什么,只想通过自己的方式纪念和缅怀西路军将士们。”   兰州晚报记者瞿学忠

分享到:

兰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或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社和兰州新闻网所有。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并且不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兰州新闻网联系。

  • 精彩图片
  • 让孩子们的心灵洒满阳光

  • “僵尸车”改当“房车”占道城关交警依法查扣

  • 城关交警查处摩托车违法行为180余起

  • 四季青街道多年地面油污被清洗800平方米地砖露“真容”

  • 王家庄社区人员给沿街护栏“洗脸”

  • 龚家湾一辆电动车带俩娃这个妈妈安全意识太淡薄

  • 手工制作培训

  • 栏杆累了斜倚车辆

  • 这是雕塑不是座椅

  • 《时代印记 多彩世界》摄影展在省博开幕

  • 整治电瓶车

  • 西固交警劝导市民文明出行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媒体公约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