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元旦小长假首日火车票今起开售

网站首页 > 本网专题>2016纪念长征80周年>图片报道 正文

“回望西征路 ”大型采访活动首站到循化

清真寺上的 “红军密码 ”震撼采访团

http://www.lzbs.com.cn    2016-08-28 00:00:00 作者: 来源: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

西路军后裔与﹃小红军﹄互动重庆晚报冉文摄

西路军后裔与﹃小红军﹄互动重庆晚报冉文摄

清真寺礼拜大殿屋脊上的工农红军的“工”字

清真寺礼拜大殿屋脊上的工农红军的“工”字 红军打制的家具上有明显的红色印记

    兰州晚报讯(记者穆珺首席记者刘蔚霞)要不是亲眼所见,来自全国20余家晚报的总编辑、记者和西路军后代们怎么也想不到70多年前,被俘西路军战士在建造红光清真寺和西路军红军小学时,会巧妙地将红五星、镰刀、斧头、工字等象征革命的图案雕刻在花砖之中,为后人留下“红军密码”。昨天,本报“回望西征路”大型采访活动首站到循化,清真寺上的“红军密码”让采访团直呼太震撼了!

    在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的最西部,有一处珍贵的、全国唯一的由西路军被俘战士创建的红色村庄——红光村。随着红军小学校长马明全的讲述,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在采访团成员的脑海中逐渐清晰。

    面对西路军70年前留下的“红军密码”,西路军后代感慨不已,陈昌浩之子陈祖莫说:“当时西路军虽然遭到敌人的严密监视,但他们坚信红军一定会胜利,革命一定会成功,所以采取各种方式与敌人进行了机智顽强的斗争,为后代留下了‘红军密码’,也留下了不屈的精神。”

    对于来自全国各地的资深媒体人来说,这次采访让他们直呼太惊喜和震撼了!新民晚报副总编辑朱国顺说,虽然此前看过不少西路军的历史,但留在清真寺的“红军密码”还是第一次听说并看到,这对记者来说是最大的收获。

    当天,采访团成员还走访了红光村红军小学、西路军纪念馆。据悉,为了世世代代牢记红军西路军的历史功绩,让红军精神代代相传,2009年4月11日,由红光村村委会和红光清真寺管委会联合投资10多万元创建了全国首座民间红军西路军纪念馆。纪念馆内共陈列资料照片80多幅,实物20余件。还专门制作了一套比较完整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事迹展板,这套图文并茂的展板共有89块,详细介绍了红军西路军的历史。

    当晚,循化县委举行欢迎晚宴,海东市委书记于丛乐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回望西征路”大型采访活动是一次红色纪念活动、红色考察活动和红色教育活动。不仅为循化的红色旅游增添了新的光彩和活力,更重要的是重温了这段非凡的历史,真切感受了先辈们艰苦而伟大的革命历程。海东市将以此次活动为契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把长存于循化人民心中的精神财富化作海东迈向新征程、实现新跨越的巨大力量。

    ■新闻特写

    红光村里的西路军“密码”

    8月27日,对于青海省循化县红光村的乡亲们来说比过开斋节还要热闹,从村头到清真寺近百米的巷道里,身着民族服装的村民们一字排开,姑娘们手捧美食“油搅团”,以撒拉族最高礼仪迎接参加全国晚报总编辑暨西路军后代“回望西征路”的成员。特别是西路军“正本清源”第一人——原国防大学教授朱玉以及西路军将士后代一进入红光村,与村民们从未谋面的他们却一见如故,双手紧握,目光相亲,好多人还未说出“你好”便已热泪盈眶,因为他们中有些人的父辈、祖辈都曾是西路军出生入死的战友。有的人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他们知道徐向前的名字。红光村是70多年前西路军被俘战士在受难时修建的,西路军的故事在这个村子人人皆知,口口相传……

    A

    70多年前西路军被俘战士修建红光村

    红光村原名赞卜乎村,是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查汗都斯乡一个近千人的村庄,这里空气洁净,宁静祥和。由于这个村是70多年前由西路军被俘战士亲手设计、取材、施工修建的,为了缅怀先烈,传承红军精神,1987年4月经青海省人民政府批准,赞卜乎村更名为红光村,寓意“红军精神光照千秋”。

    1937年4月西路军兵败甘肃河西走廊后,被俘的部分西路军战士押解至青海,有的被残杀、活埋,还有的被逼做劳役,修公路、架桥梁、挖煤、捡羊毛……查汗都斯乡党委书记马瑞介绍:“这里原本是一片荒芜之地,除了黄河古什群渡口有马步芳驻军外,方圆五公里没有人烟。当时400多名西路军被俘战士组成了“工兵营”,被押解到这里,沿黄河南岸从事伐木、垦荒、修水利、修公路、建房等苦役。现在红光村最早的60多处村民院落、300间房屋都是西路军修建的,此外,他们还修建了一座清真寺、一所学校,二架巨型水车,还有水磨坊和油坊,还开垦了1700多亩荒地……”

    B

    他们将“五星”留在了大殿的屋脊上

    红光清真寺(原名赞卜乎清真寺)与红军小学门对门,占地约4亩,四合院布局,由大殿、唤醒楼、南北配房组成。与现在许多清真寺相比,红光清真寺虽没有华藻的建筑形制,也没有精美艳丽的彩绘,大木起脊式的礼拜大殿,亦木亦砖,三门四柱,宽厚端稳,门和柱都为木制,朴素大方。整个大殿分前卷棚、殿身和后窑殿三个部分。青砖青瓦配以淡黄色的木门,古色古香,淡雅素洁。“后窑殿是后人为了实用扩建的,好在和原来大殿的风格保持了一致。”红军小学校长马明全介绍道。

    整个大殿给人的感觉清静简洁,但大殿屋脊上布满的青砖雕饰依然呈现出优美的质感,在阳光的照射下,砖花瓣纹形成了一种柔和的韵律,令人赏心悦目。然而,就是在这青砖雕饰中却隐藏着西路军留下的“密码”。在修建过程中,战士们巧妙地将红五星、镰刀、斧头、“工”字、红领章、“十”字等革命符号隐藏在这些砖花的瓣纹里,烧制成花砖嵌在大殿的屋脊之上。“红五星”清晰可辨;弯口朝上的月牙上带着小小的手柄,分明就是一把镰刀;零散在砖花里的还有“H”形、“十”字图案,这些都是变换了形状的工农的“工”和红十字的“十”。83岁的朱玉教授站在大殿的正前方,凝视着这些清晰的革命符号心绪难平,他说:“他们虽然被俘了,但他们没有叛变,他们革命的信念没有丢,这也是在与敌人进行机智顽强的斗争,这大殿上雕刻着的符号就是最有力的见证,这也再次证明了西路军将士对革命的忠贞不渝!”

    1998年12月,经青海省人民政府批准,红光清真寺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被海东地委、行署命名为海东地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6年,红光清真寺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青海省唯一一座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C

    “四角”唤礼楼暗指“红四方面军”

    正对着礼拜殿的是唤礼楼,也称唤醒楼、帮克楼,就是召唤人们做礼拜用的。穆斯林同胞一天五次礼拜,每到礼拜的时间,帮克楼上就会传出阿訇或海里凡(满拉)宛转悠扬的“帮克”声(招拜词)。现在的人不用再到楼上去,而是给唤礼楼上装上了扩音器。

    红光清真寺的唤礼楼是一个宽4.7米,高12.8米的方柱体,由楼基、楼身、楼顶三部分组成,楼基完全由不规则石块砌成。楼身以砖为线分为两部分,下半部分嵌小圆石构成了石子墙面,中有一拱形门,能容一人出入,人可沿着砖石砌成的蹬道盘旋而上至楼顶。楼身上半部分是用红砖平铺砌成,四面开有木制窗户,通过漏窗可互见两面景色。长砖条实体墙面与小石子墙面镶嵌,相辅相成,不仅增添了美感,也增加了层次和质感,“质感存真”更加体现了一种“真”的精神,显现出一种尊严和高贵的气质。楼顶是木制的,红砖出沿形成的花格栏上四根木柱挺拔向上,气势威严,柱与柱之间有木方格栏相连,上部横梁与直柱各构件榫卯相吻,中间有木雕,木制的四角楼顶部飞檐翘角,随势凌空,增添了建筑物飞动轻快的美感,仔细看那个飞出的翘角处依然是一枚“五星”图案。

    一直在试图“破译”红光村中西路军“密码”的马明

    全说:“其实,这个简单而实用的四角唤醒楼的造型打破了撒拉族唤醒楼大都是八角楼或六角楼的造型风格,整个循化从古至今的唤醒楼就没有四角,四角楼就是在指西路军的前身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四根柱子采用一根到顶的通柱,暗含着革命到底的决心。”

    D

    60处院落大门一律朝北暗指北上抗日

    对于马明全的这种解释,一开始人们还是觉得有点牵强附会,似乎拿不出“铁”的证据,但也找不出反驳他的理由,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人们无意发现了清真寺大殿屋脊上的“五角星”后,村民们也在不断探寻和试图破解西路军留给这个村子的许多“密码”:如由西路军建造的60处院落的大门一律朝北开,违背了撒拉族住宅大院门对门的习俗,这是不是在暗指“北上抗日”,还是北方延安的方向等革命信念。

    更令人不解的是院子里所建的房屋也改变了撒拉族坐北朝南建三间北房的习惯,一律建成坐西朝东的五间房,这“西”是不是指的是西路军,“五”间房是不是也蕴含了红五星之“五”,还是指“红五军”的“五”;从1939年到1946年,西路军战士在红光中村共建造了“5”排街

    道,每排6户人家共“30”处民房,是不是以此寓意西路军的“红五军”和“红三十军”;红光上村共建两排街道,每排“9”户共18户人家,这是不是也在寓意“红九军”。西路军的主力就是由红五军、九军、三十军组成的,这是偶然的巧合,还是他们刻意留下的“西路军”的印迹。后来人们还发现,红光村从上村到清真寺是250米,下村到清真寺也是250米,这是不是也在暗指二万五千里长征……

    如果说,这些说法有点牵强的话,人们后来发现由西路军制作的一些椅子背上的木雕就是红军明显的帽徽标志“五角星”;桌子把手也是“五角星”式样;甚至在架子车的扶手上也发现了“五角星”铁钉,马鞍的接缝处也赫然打着“五角星”的铁钉,大门的门扣也是“五角星”……“如此多的‘五角星’,这么明显的红军符号,这不会是无意的吧。他们虽然身不由己,虽然在做苦役,但他们革命信念没有变,他们对党对革命的赤胆忠心没有变,这也是他们在敌人面前大义凛然的真实写照。”马明全说。

    曾经在红光清真寺做教长的何连升阿訇回忆:“我的父亲在世时经常给我讲,那时候西路军的战土在劳动之余还给老百姓演节目,但每次节目的开始和结束时,他们都有一个永远不变的造型,就是一个人手持镰刀从舞台一侧跑出高喊‘我手持一把镰刀’,接着另一个人拿着一把斧头从舞台另一侧跑出呼应‘我手拿一把斧头’,然后他们两手相交组成了镰刀和斧头交叉的图案,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当时人们只觉得这些战士用生产工具还能演节目,生动而有趣。解放后大家才明白,镰刀和斧头就是中共早期党徽的重要标志。”兰州晚报记者穆珺首席记者刘蔚霞/文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为首席记者马军摄

分享到:

兰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或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社和兰州新闻网所有。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并且不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兰州新闻网联系。

  • 精彩图片
  • 让孩子们的心灵洒满阳光

  • “僵尸车”改当“房车”占道城关交警依法查扣

  • 城关交警查处摩托车违法行为180余起

  • 四季青街道多年地面油污被清洗800平方米地砖露“真容”

  • 王家庄社区人员给沿街护栏“洗脸”

  • 龚家湾一辆电动车带俩娃这个妈妈安全意识太淡薄

  • 手工制作培训

  • 栏杆累了斜倚车辆

  • 这是雕塑不是座椅

  • 《时代印记 多彩世界》摄影展在省博开幕

  • 整治电瓶车

  • 西固交警劝导市民文明出行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媒体公约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