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 正文

陈彦汀 从《大梦敦煌》升起的新“月牙”

2021-09-09 08:36:06 智能朗读:

《大梦敦煌》剧照三
《大梦敦煌》剧照一
《大梦敦煌》剧照二

2000年,由兰州歌舞剧院创作的舞剧《大梦敦煌》成功首演,这一年,陈彦汀刚刚两岁。她的家人做梦也没有想到,在未来的某一天,陈彦汀会凭借着精湛的舞技成为这部有着“可移动的敦煌”“中国版《罗密欧与朱丽叶》”美誉的作品中第十代“月牙”的主演,在舞台上一次次的飞跃中将唯美的敦煌艺术传递给世界。

“我学舞蹈很早,大概4岁半的时候就开始了。”不知道是与生俱来的气质,还是日复一日中受到了敦煌艺术的蕴养,陈彦汀的笑容里流露出一种十分雅致的古典美,就好似“月牙”的影子已经烙印在了她的灵魂之中。

“我对舞蹈一定有一种天生的热爱,否则一定坚持不到今天。”她由衷地说:“其实,舞蹈真的是一门苦差事,华丽舞姿的背后是无数次的伤痛、疲惫和哭泣,而这些其实都是必然的。人世间很多事情多少能寻找到一点捷径,但是舞蹈不行,在练功厅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努力,舞台上呈现的就有多少,不可能有丝毫的‘水分’。”

其实,一开始年幼的陈彦汀丝毫没有发现舞蹈艺术的艰辛,那时候的她练舞蹈的时候,每周只有三、四节舞蹈课,也就是周末两天,所以她一点儿也不觉得累,相反还很开心。而且,每次都是在妈妈的陪伴下投入舞蹈艺术的快乐世界,度过的每一天都让陈彦汀感到无比的幸福。

“实际上,虽然从小学了跳舞,但一开始我妈妈并不太愿意让我走舞蹈这一行,因为家里从来没有过从事舞蹈艺术职业的。”陈彦汀笑着说:“我也理解我妈妈,因为跳舞的确是一个青春饭,最具生命力的时间十分短暂,就是跳得再好,等到了30岁以后结婚生了宝宝,那肯定就得告别舞台,到跳不动的时候又能去干什么?这似乎是一个难题,特别是因为舞蹈专业的学习势必会比较明显的影响文化课,这也会极大地限制转行的选择。”

“到小学即将毕业马上要上初中的时候,我的班主任发现我十分喜欢跳舞,而且也已经展露出了这方面的天赋,就专门去劝了我妈妈。”话语中,她流露出对自己小学班主任的感恩之情:“班主任劝我妈说‘你要让孩子干自己喜欢的事情,她要有兴趣的事才能干得更好。’然后,我妈才决定送我去学舞蹈。我当时还傻傻的不相信,就觉得难道还能有那种每天都能上舞蹈课的地方?”

当初做这个决定,实际上对于陈彦汀妈妈来说也很不容易,毕竟那时的陈彦汀也并不是不喜欢文化课,而且她的学习成绩也不错,在班上的成绩也在中上等。但是,按照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任何事都没有跳舞能给她带来的那种幸福感。

“那时我就觉得,让我看一页书,不如让我跳一天舞。”陈彦汀认真地说。

“最早接触《大梦敦煌》,我还是在天真、懵懂的孩童时期。”一边说陈彦汀一边把视线投向了远方,似乎正在回忆中重新品味着什么:“那年我大概七、八岁,爸爸带我去看了《大梦敦煌》,那会儿还在金城剧院,这也是我人生中看到的第一部舞剧,印象太深刻了,一瞬间就被这部舞剧所呈现出的艺术魅力深深吸引。观看的位置不是特别好,在二楼,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我就站起来扒着那个栏杆儿。演出全程,我都没有坐在椅子上,就那么站着一直往楼下瞅到了结束。看完心里就觉的简直像一场梦,好美好美,特别羡慕舞台上的前辈们,能像他们一样炫动在舞台之上成为了心中难以磨灭的梦想。”

“没想到,多年后我竟然真的成为了当年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月牙’。”说到这,陈彦汀的脸上一下子绽放出了幸福的笑容:“后面,我竟然就真考进了兰州歌舞剧院,不过也就是从那会儿才真的感受到了舞蹈艺术的艰辛。尤其是进刚进校的一个月,真的特别疼,每天就是解决软开度,几乎每天楼梯都下不了,就是压腿压的。”

那段时间里,陈彦汀每天从早上六点多开始,要一直压腿好几个小时,差不多一天要有一半时间都是在凳子上用后腿支撑着度过的。行内人都知道,从事舞蹈艺术若是基本功不扎实,后面就会出现很多问题,甚至严重影响演员的发展。

“虽然很难,但我知道,这就像盖楼一样,地基一定要打结实,不然以后我将很难再往上走。”这一刻,陈彦汀的眼圈开始有些略微泛红,但眼神却依旧那么坚定。

“进入学校之后,我妈妈对我的要求也是一直特别高,她对我说‘要跳,就跳最好的,不然你就不要跳。’”她说:“一般演出中,观众的注意力大多在领舞身上,所以每次邀请妈妈来看汇报演出,如果没有领舞的节目,她回去就会很生气,甚至会回家动手打我,这在小时候也是常有的事儿。”

就在陈彦汀毕业的那一年,《大梦敦煌》恰逢部分老演员“退役”,而这一次的新秀选拔竟然让她真的实现了自己童年的梦想。

“虽然是之前的一些前辈姐姐们要换新演员,但真的没想到团里会把演‘月牙’的机会给了我和另一个同学,当时真的觉得挺震惊。”陈彦汀告诉记者:“因为,确实我也是刚进团不久的一个演员,当时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担不了这种大任,内心是难以压抑的忐忑。”

实际上,到真正在舞台上面向观众呈现“月牙”这个角色时,陈彦汀也是经历了不少曲折,甚至压力大到也曾想到过放弃。

“难道我真的不如别人?”那段时间里,陈彦汀也不止一次地质疑过自己,而朋友、闺蜜真诚的鼓励成为了她的勇气。临近确定人选的两三个月时间里,陈彦汀几乎每天从下午五六点开始,一直排练到半夜两点。

2015年9月10日,陈彦汀有生以来第一次以“月牙”的身份出现在经典舞剧《大梦敦煌》的舞台上,投向她的除了舞台上炫丽的灯光,还有观众席里家人和朋友热切的眼神。当演出圆满结束开始谢幕时,面对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刚刚从紧张状态恢复过来的陈彦汀忍不住热泪盈眶。这份难掩的激动里,不仅有艺术专业道路上一次重要的收获,更蕴含着儿时得以梦想成真的那份情不自禁的喜悦。

“实际上,演出前我的内心还是既喜悦又忐忑,我真的很怕自己倾尽全力依旧会有负众望。”回忆起自己饰演的“月牙”首次亮相,陈彦汀也是感慨万千:“到了登台的那一刻,当我被舞台上温暖的灯光所包围,被亲切而熟悉的旋律所萦绕时,我感觉世界上一切都消失了,剩下唯有穿越时光、翩翩起舞的‘月牙’,而我就是她。”

从此,作为“月牙”的第十代主演,陈彦汀开始频频出现在舞台之上,而两个相隔千年却依旧不停跃动的身影,也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相融”在一起,难分彼此。直到今天,每当“月牙”为了自己的理想与追求香消玉殒时,陈彦汀都会禁不住潸然泪下,每场演出结束后她都需要很久来平复自己的情绪。

“感动观众首先要感动自己,尽管流泪,也是幸福的泪水。”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从回忆中走出的陈彦汀由衷地告诉记者:“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我也是经过了更加系统的学习,只为通过对角色的塑造、演绎的细化,以及对敦煌文化理解的不断加深,去体会敦煌艺术中超越舞蹈艺术的那种更加深远的魅力。”

“无论是海内外巡演、重大活动演出,还是高雅艺术进校园、惠民演出,我都深切感受到各地观众对中华优秀文化的热爱。”她说:“舞剧尽管没有台词,但艺术的美绝对可以跨越语言、人种、国界乃至文化,哪怕是国外观众也都特别热情,演出场场爆满,每一次观众都是久久不愿离去。”

每场演出后,陈彦汀还很喜欢关注网上的留言,尤其是当她看到人们因为欣赏这部舞剧而激起了对敦煌的向往、对敦煌文化的热爱、对人生理想的追求,所有付出和劳累都瞬间被治愈。

“每当这一刻,我才感到自己切实发挥出了一名文艺工作者传播正能量的积极作用。”陈彦汀真挚地表示:“期间,通过网上交流,我还和许多热爱艺术的大学生成为了志趣相投的朋友,可以说,《大梦敦煌》不仅赋予了我艺术发展道路的生命力,还成为了我弘扬传统文化的艺术桥梁。”

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考察期间,曾详细了解了精品舞剧《大梦敦煌》的创排经历和走出国门演出的情况,深切勉励了甘肃文艺工作者。

“总书记的勉励与嘱托令我深受鼓舞,无时无刻不激励着我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身到演出和创排工作。”最后,陈彦汀激动地说:“舞蹈已经完全融入我的灵魂和血液,成为情感的一种寄托,作为一名专业舞蹈演员,我倍加珍惜每一次演出机会,一定要努力做一个有使命感、敢于担当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艺工作者。”

■ 人物简介

陈彦汀,生于1998年,国家三级演员、兰州歌舞剧院舞蹈演员。自2015年开始,在舞剧《大梦敦煌》中扮演主角“月牙”。

独舞《空谷幽兰》获得甘肃省首届“小桃李杯”舞蹈比赛青年组独双三表演金奖;独舞《元夕无月》获得新加坡万黛兰国际艺术节舞蹈大赛表演优秀奖;独舞《春闺莺梦》获得甘肃省舞蹈大赛独舞编导二等奖;群舞《格孜达尔》《盛装》分别获得第三届甘肃舞蹈“飞天奖”大赛群舞作品金奖、表演银奖;群舞《须弥》《行者》获得甘肃省舞蹈大赛群舞表演金奖;三人舞《美人吟》获得第三届甘肃舞蹈“飞天奖”大赛独双三表演银奖。

2018年参加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文艺汇演;2019年赴韩国参加中韩联袂大型全息舞台剧《阿里郎・大地之歌》;参加第二、三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中外联袂大型文艺晚会《相约敦煌》。

兰州日报社全媒体首席记者 李 超

来源: 兰州日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