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元旦小长假首日火车票今起开售

网站首页 > 房产频道>业界关注 正文

新华信托深陷16亿地产项目危局 明天系被指助推其激进扩张

http://www.lzbs.com.cn    2016-01-11 10:25:52 作者: 来源:
新华信托深陷16亿地产项目危局 明天系被指助推其激进扩张

长江商报

    新华信托深陷16亿地产项目危局

    长江商报消息明天系被指助推新华信托激进扩张,致其净利骤降80.4%不良率暴增30%

    □本报记者沈佑荣发自重庆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孙女士的300万信托产品被延期或许只是新华信托“踩雷”项目的冰山一角。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去年以来,新华信托运营的多个项目被曝出问题,包括镇江冠城计划二期、奈伦农业示范园区项目、汇源6号、普天(核心资产并购)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涉及的资金本息共计超过16亿元,市场上因此戏称新华信托为“踩雷专业户”。

    作为1979年成立的中国第一批信托公司之一,2012年至今,在国家对房地产进行调控背景下,新华信托逆市而上,频频为地产项目融资,其激进作风尽显。而观其后果除了项目频频出现风险外,其经营风险也在加剧。

    新华信托年报显示,2014年实现净利润1.06亿元,与2013年的5.40亿元相比,骤降80.40%。与此同时,公司不良资产大幅增加,同比增幅超过两倍。自有资产不良率也从2013年末的12.22%,激增至2014年末的43.16%,暴增30%。

    1月8日,一信托行业资深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新华信托逆市而上并非一定就是错的,作为信托行业而言,关键要看公司选中的项目是否为优质项目,运营项目的团队是否为高效团队。在他看来,新华信托暴露的风险亦是整个信托行业的风险,只是新华信托更为突出一些。

    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在信贷类、通道类业务受限的大背景下,信托业转型已成必然。当前遭遇踩雷之困的新华信托将如何转型,正备受市场关注。

    16亿“踩雷”项目均为地产

    近几年来,频频遭遇兑付危机,新华信托成为名副其实的“踩雷专业户”,项目涉及的资金本息或超16亿元。

    除了吉林长春孙女士购买的新华信托普天(核心资产并购)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再延期外。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新华信托产品被延期的不在少数。

    闹了一年之久的“新华信托镇江冠城商业中心项目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镇江冠城计划”)至今尚未见平息。

    镇江冠城计划是由新华信托发起,共募集三期,总募集资金为2.2亿元。第一期成立日为2012年10月,第二期成立于2012年12月,第三期成立于2013年1月。

    信托计划书显示,募集资金用于投资镇江“冠城国际商业中心”,预计年化收益率为9%-10.8%。该商业项目于2010年12月开工,计划2013年8月交付,项目可销售面积约7.8万平方米,预计可实现销售收入约8亿元。这一信托计划的信用增级方式包括土地和房产抵押。融资方镇江冠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镇江冠城”)将位于镇江市丹徒新城一块国有土地使用权抵押给新华信托,江苏申华置业有限公司将位于镇江市檀山路的15套房产用于抵押,两处不动产估值共计4.64亿元,以本次融资2.2亿元计,抵押率达47.41%。

    就该计划二期而言,原本2014年底兑付完结,但直到去年前三季度仅兑付部分投资人本息,其原因为融资方未能按期偿还本金。新华信托方曾公开表示,之所以迟迟未采取法律手段拍卖抵押资产,是直接起诉融资方、等法院拍卖资产,这一程序非常慢,公司是希望融资方从别的金融机构借钱偿还。

    除了镇江冠城计划,奈伦农业示范园区项目、汇源6号、新华信托基石7号、华惠119号、华惠50号、上海录润等产品均未能如期兑付。

    针对产品兑付问题,新华信托官网曾多次发布公告,发布澄清及兑付及延期情况。

    长江商报初步计算新华信托遭遇延期兑付的产品发现,镇江冠城计划二期、奈伦农业示范园区项目、汇源6号等新华信托发行的多个信托计划涉及的资金分别为0.74亿元、2.66亿元、6亿元,本息超过10亿元,如果算上普天等产品,涉及资金或超过1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曝出的新华信托“踩雷”的项目全部为地产项目。

    1月8日,一信托业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称,2012年开始,新华信托布局地产业务占比较多,如今地产去库存压力增大背景下,地产领域偿还借款面临较大压力,传导至新华信托的将会是兑付风险频发。

    激进作风埋下风险“明天系”魅影隐现

    新华信托如今风险的爆发,或与资本市场上大鳄“明天系”不无关系。

    新华信托官网显示,公司成立于1979年,是中国最早成立的信托公司之一,当时名为工商银行重庆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系工商银行旗下公司。1998年1月,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深圳新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受让了工商银行所持股份,更名为重庆新华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深圳新产业投资被指为“明天系”旗下公司控制。

    2001年,公司增资扩股为5亿元,并更名为新华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6年后更名为新华信托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公司引进战略投资者,除了中诚信投资有限公司、中国嘉陵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外,还有一家外资巴克莱银行有限公司,持股19.50%,此时,新产业投资持股比高达71.92%。次年,公司再次增资扩股至6.2112亿元。2012年8月,公司注册资本增至12亿元。

    一信托行业资深人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在中国,信托业属于新的新金融产品,2009年开始获得蓬勃发展。不过,在快速迅猛发展的同时,也暗存了一些隐患,导致如今风险开始日益暴露。在他看来,新华信托在地产方面布局较多,占比较高,就具有典型意义。

    中融信托一人士亦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2010年以来,新华信托布局了大量地产业务,业绩增长很快,但近两年,随着兑付期到来,风险逐渐开始暴露。

    长江商报查阅新华信托的信托产品发现,一个页面中15个计划,其中11个投向地产两个投向基础设施,另外两个是投向金融业及工商业。而在产品的收益方面,地产类产品最高年化收益率高达11%,至少高出工商类企业一个百分点。

    也许是“明天系”发现了新华信托前期激进埋藏的风险,去年7月,新华信托再次增资,且一口气增资30亿元,注册资本一下子有12亿元增加至42亿元。

    不过,公开信息显示,新华信托的股权结构发生了改变。自1998年起作为新华信托第一大股东的新产业投资所持股权被稀释,由最初的71.92%降至17.33%,退居第三大股东。而上海珊瑚礁信息系统有限公司跃升为第一大股东,上海纪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宏达信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则出现在了新华信托最新的股东名单中。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了解到,上海珊瑚礁信息系统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2014年8月突然生变,经理、监事调整,注册资本从50万增加至11亿元,股东也从两个自然人变为两家企业法人,北京融升方腾科贸有限公司和北京腾达思创科技有限公司。不过,这两家公司的法人均为杭磊,股东为包含其在内的2名自然人。

    新华信托第二大股东上海纪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注册资本10亿元,曾投资哈尔滨银行。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曾帮“明天系”旗下的新时代信托产品提供担保。

    显然,新入主的三大股东是金主,但此番“明天系”股权陡降,新华信托是否易主还是“明天系”暗渡成仓,暂时尚不得而知。

    投资收益亏3.59亿融资期限长转型受困

    尽管一再增资扩股,但项目频踩雷的新华信托已经陷入经营高风险困境。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0年至2014年,新华信托净利润分别为3.47亿元、4.96亿元、5.09亿元、5.4亿元、1.06亿元,对应的增幅为224.71%、43.24%、2.5%、6.16%、-80.41%,明显呈下滑趋势。净利润行业排名中,对应的5年分别为15、15、25、31、59位,在全国68家信托公司公司中,已从靠前沦落垫底。

    新华信托2014年年报显示,信用风险资产共计17.99亿元。其中,不良信用风险资产期初数为2.51亿元,期末数为7.76亿元。大幅增加5.25亿元,增幅达209%。自有资产不良率也从2013年末的12.22%,激增至2014年末的43.16%。

    值得注意的是,在合并利润表中的投资收益项目中,亏损高达3.59亿元,这是信托业内唯一亏损的信托公司。对此,新华信托解释称,这是由于2014年度对部分不良资产进行了处置。业内人士则表示,伴随着踩雷项目增多,新华信托去年的年报数据可能会更难看。

    此外,净利润逐渐下滑、不良资产激增的同时,新华信托颇受债务纠纷官司缠绕。2014年年报显示,当年涉及的重大未决诉讼案为7个,其中起诉5个被诉2个,涉案金额为8.74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这些诉讼案中,有的处于管辖异议阶段尚未开庭,有的处于立案阶段,有的一审已开庭审理尚未判决。此外,有两起案件尚属于2013年案件。这些案件涉及北京时光、泰州金鹰、内蒙古鑫通等多家地产公司。

    显然,这些涉诉案件处置并不顺利,而管辖权异议等将会拖累案件进程。

    业内人士称,从2014年公布的七起诉讼案件看,虽然多数属于新华信托的债权,公司也有信心收回,但诉讼流程会较长,且将面临各种不确定性因素,加上处置案件的各项成本等,这些也将会影响新华信托的业绩。

    “信贷类、通道类业务受到限制,信托业面临较大的转型。”1月8日,一信托业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信托业转型的大方向是股权投资,从而帮助企业直接融资,但信托业融资的期限多数在2至3年,相较风投等而言不具优势,行业整体转型也遇到了难题。于新华信托而言,除了上述转型难题外,还将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陷入地产业务较深,加上不断暴露,抽身较难。

    遭遇踩雷之困的新华信托将如何突围?截至发稿时止,新华信托未给予长江商报记者回复。

分享到:

兰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或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社和兰州新闻网所有。已经与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并且不在兰州日报、兰州晚报栏目下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稿件来源:“兰州新闻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兰州新闻网联系。

  • 精彩图片
  • 一批新能源公交车本月投运

  • 看变化

  • 邀请专家谈发展

  • 剪纸艺术

  • 兰州好人范金凤探望广州孤寡老人

  • 阿干河人文历史馆开馆

  • 志愿者设岗宣传创建文明城市

  • 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为看守所赠送图书

  • 推荐
  • 购物
  • 热门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媒体公约网站地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