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兰州新闻网

首页| 兰州|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健康| 公益| 女性| 商业| 企业| 兰州日报| 兰州晚报| 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正文

与天地相往来!宁波有位“隐居”太白山下的斫琴师

2023-09-20 10:01:55 智能朗读:

琴棋书画,琴是四艺之首。时下,古琴这门古老艺术,正在宁波兴起一股热潮,唤起了市民对传统文化的关注。

不过,尽管当前学习弹琴的人很多,会制作古琴的人却很少,而具备专业制作古琴及调琴技术的匠人——斫琴师更是屈指可数。在层峦起伏的宁波太白山下,“隐居”着一位斫琴师,他叫梅陈兵。

两块木板为啥卖好几万?不服气的他入了斫琴的“坑”

为什么会去学习制琴,梅陈兵说自己也没有想到。在一次聚会上,朋友放了一首古琴曲《酒狂》,他觉得特别好听,还特意去找了老师学习古琴。

学古琴先得买古琴。梅陈兵注意到,市面上古琴卖得特别贵,一张新制古琴动辄好几万甚至十几万,“明明就这么两块板,为啥要卖好几万,我瞅瞅好像也没啥特别的工艺呀?”

梅陈兵弹奏古琴。

不服气的梅陈兵就这样入了斫琴的“坑”。在学古琴的过程中,梅陈兵自己也对古琴制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还买了书,自己在家里琢磨古琴制作。

2016年5月,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没有想到,梅陈兵会放下手头经营着的餐饮生意,背着包,一个人去了扬州,拜斫琴师郑孟鑫为师,学习制琴。

“我老婆说,你喜欢就去吧,差不多了就回来。”梅陈兵笑着说,妻子大概也没有想到,这一学就学了一年半。“光磨刀就学了一个月。”其间,梅成兵只回了一次家,其余时间,他都扎在师傅的斫琴坊里,潜心学习。

选料上,老房子、老庙的木头最好

因为是用古法纯手工制作,工序多而繁杂,要做出一张好琴并不容易。仅仅是在木料的挑选上,就有着很大的学问。

古人制琴,非常讲究选材,制琴若要达到轻、松、脆、滑四善,选择好的木料是第一步。

“一床真正意义上的良琴,首选具有良好声学素质的材料,再加以制作者的妙手施为。”梅陈兵说,“制琴的面板我们一般会选杉木和桐木,上百年的老杉木刨出来泛金丝的,带一点淡淡的红。”

梅成兵在斫琴。

好的古琴选材,一般来自古旧房屋房梁这些建筑用材。为了寻找有上百年历史的古杉木和梧桐木,梅陈兵特别关注正在拆的老房子、庙宇。两三百年以上的老房梁、老庙的木头是最好的。梅陈兵说,只有这种木头,出来的声音才有远古的味道。由于常年敲击木材听声辨料,梅陈兵中、食指的关节都有点轻微变形。

古琴为啥贵?因为它是时间的艺术

古琴为什么卖这么贵?并不是说材料有多贵,更因为它是时间的艺术。

“面板上所有的线条、弧度,都得靠刨子、铲子、锉刀一点点打磨出来。”梅陈兵说,古琴造型看似简单,制作起来却并不简单,差一公分就会比例失调,引发音色等多方面的问题。

之后还有挖槽腹、合琴、裹布、刮灰、定徽、点螺、髹漆等上百道工序,花一年多时间才能制作完成。

斫琴工具。

其中,斫琴最关键的步骤是挖槽腹,古琴内在的槽腹结构是决定一张琴音色好坏的关键。“边铲边试边敲,用指甲顶在上面敲,差一丝都不行。”梅陈兵说。

髹漆作为古法斫琴中的重要一环,使用的天然生漆是世界公认的“涂料之王”。古琴能够历经千年不腐不朽,正是依赖其特殊的构造和漆胎工艺。

梅成兵在斫琴。

大漆没加工之前就是生漆,是一种不易干透的天然涂料,只能花很长时间耐心等待它干透。每张古琴的表面大约有2至5毫米的漆层,这薄薄的漆灰之中凝聚着斫琴师累积千年的工艺智慧和经验。

“与天地相往来”的斫琴师

最初几年,梅陈兵把家里的车库改造成一个小作坊,用来斫琴,之后他把作坊搬到了太白山下。

从宁波市区出发,向东20余公里,便是有着800余年历史的五乡镇明堂岙村。三年前,在朋友的牵线下,梅陈兵在村里租了一个小院子,稍加收拾,变身“太白琴房”。梅陈兵真正过起了半隐居生活。

太白琴房。

“一人抚一琴,一弦清一心。指下了无痕,希声何处寻。”因为所有工作都由他自己一人完成,梅陈兵的琴房“产量”不高,一般需要提前一年预订。

在梅陈兵看来,斫琴是一种修行,所谓斫琴,就是斫心。

一个斫琴师,要有与天地相往来的精神,把中国的山水情怀融入到作品中,画理、乐理莫不如此。”渐渐地,梅陈兵说的话也越来越像一个哲人。

没有世俗的喧嚣浮华,时间仿佛放慢了脚步。从清晨到日暮,日复一日,四季轮回,梅陈兵固守在太白山下的琴房这一方天地里,浸润其中,细细打磨。

不做琴的时候,梅陈兵最大的爱好就是弹琴。“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清音徐徐,余韵悠长,他觉得这个声音里面有归属感,让琴和人怡然自恰。

       中国宁波网记者 黄银凤 孙捷


责任编辑:王旭伟

来源: 中国宁波网

关闭